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三生三世桃花劫在线阅读 - 第五章 桃园山

第五章 桃园山

        夜幕下沉,月光薄凉,漫天的桃花在银辉中飞舞,宛如梦境,树爷爷说这儿叫作桃花林,距离我原来所在的西山很遥远,方圆几百里都种满了桃花。

        这里亦聚集了各种妖精,不同的是,居住在这里的妖精大多幼小或者年迈,只想过着安宁的日子。因此这里没有厮杀,没有血腥。

        是啊,西山那儿全是杀戮,我终于逃离了那个地方。

        然而,我还是跌跌撞撞地起身,打算离开桃花林。

        “姑娘,你要去哪儿?”树爷爷担忧地看着我。

        “星星走的时候要我等他,如果我不回去,他就找不到我了。”

        “星星?”

        “嗯,他找不到我就会哭。”我表示很无奈,“唉……我讨厌下雨,他一哭啊,天就会下雨。”

        我刚说着,噼里啪啦的雨点从天而降,瞬间打湿了我的衣服和头发。

        树爷爷一脸震惊,我仰头看着布满乌云的天,这阵势看起来要越下越大。

        “爷爷,你可知道回西山怎么走啊?”

        我刚开口问,不远处传来了嘤嘤的哭泣声,那声音越听越伤心,在这个雨夜,听起来甚为凄凉恐怖。

        吊死鬼?

        以前住的地方,有一个东西叫作“电视机”,只要摁开它,它就讲故事。

        有一次讲一个男人半夜去桃花林,听到女子哭泣,以为遇到了美女,正要营救,却发现对方是一个吊死鬼,然后男人被吊死鬼吃了。

        此时,不远处那嘤嘤的抽噎声,伴随着越下越大的雨,变成了哇哇的哭泣声,我下意识地躲在树爷爷的身后,探头看着一个圆乎乎的身形蹒跚疲惫地朝这边走来。

        他一边走一边哭,全身皮毛被雨淋透,身上还因为长途跋涉沾满了泥泞。虽然走得这么辛苦,他却拖着一个比他体形还大了一倍的包袱。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装了什么,看起来十分沉重,可是他却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呜呜,呜呜。”他哭着朝树爷爷这边走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仰头哇哇大哭。他这一哭,天空立马划过一道惊雷,吓得我又躲起来,只听到他喊:“我迷路了,呜呜,我迷路了,怎么办啊?”

        “咦,这不是昨晚那个傻子吗?”

        树爷爷叹了一口气:“那个谁……你怎么又跑回来了?”

        “呜呜,呜呜呜,我迷路了。我走了一天都找不到西山在哪里。年年等不到我,她会担心的。”

        说着他越发伤心,然后打开包袱:“我嫁妆都带了,但是我出不去啊。”

        他把包袱一打开,似乎进了雨水,又忙合上用身体抵挡。

        我躲在后面,听着这声音有些熟悉,又忍不住探出头来,仔细看去。

        大雨滂沱的桃花林里,一只胖乎乎的兔子坐在地上,抱着包袱哇哇大哭。那……那不是星星,还是谁?

        我满心欢喜,随手摘了旁边巨大的树叶顶在头上朝星星奔了过去,却忘记自己双腿被缚,当下咚地摔了一个狗吃屎。

        “星星!星星……”我趴在地上,顾不得疼痛。

        听到我的声音,星星忙回头看着我,哭声戛然而止,眼底闪过一丝惊喜,可片刻又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又是姐姐的幻术!又想拿幻术骗我!呜呜。”他狠狠扭过头去,一边哭,一边大骂,“真当我是傻子啊!骗了我一次又一次,我这一次才不相信……哼!”

        星星不认识我了?我正要开口,却看到星星还是起身朝我走了过来,嘴里嚷着:“就算是幻术,也不能让年年摔在地上被雨淋啊!”

        说罢,拾起旁边的叶子,挡在我头顶,泪蒙蒙的大眼睛瞧着我,甚为伤心地怒斥:“脸还被人抓了,衣服也扯烂了,手又被拴了,还有伤口……你怎么能把年年变成这样?!”

        “星星?”我趴在地上,伸手摸着他湿漉漉的皮毛,“你不认得我了?我是猫年年啊。”

        星星一怔,凝望了我半晌,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摸了摸我冰凉的脸,似乎又觉得不真实,当下变成了人形。

        纤纤素手一遍遍地拂过我的脸,最后落在我伤口处,他低头,细卷的睫毛挂着泪珠,咬唇道:“为什么我每次回来你的样子都这么狼狈啊?”

        那声音却毫无责怪之意。

        夜空回晴,繁星满布,月光将整个桃花林又镀上了一层银灰。素衣少年坐在石头上,蓝色的头发如水泄落,容颜皎皎。

        变回原型的我蜷缩在星星怀里,一边吃着美味的海贝,一边看着星星一件一件清点他的包袱。

        “金玉满堂一对,红珊瑚四珠,鲛丝衣四件,鲛珠……”星星顿了一下,低头瞧着我,“年年,五颗加七颗,是多少?”

        我想了想,肯定地说:“九!”

        “哦?”星星慌了一下,“二姐说,嫁妆需要十二颗鲛珠才吉祥,少了呢,怎么办?”

        “星星,什么是嫁妆?”

        听我这么一问,星星白皙的脸突然变得通红,卷翘的睫毛隐着一双湛蓝的美眸,最后羞涩地咬着唇说:“我……我们结婚用的。”

        这词怎么这么深奥,我茫然地问:“什么是结婚?”

        “这个……”月光下的少年,蓝眸凝视我,一字一顿的说,“就是白天在一起,天黑在一起,天天都在一起。”

        就是“在一起”嘛,还非得用“结婚”这么深奥的词。

        我果断认为星星是为了显摆他比我有文化,哼!刚刚他五加七都算不出来呢,为此我露出了一个不屑的表情。

        但星星却炸毛了,拧着我的脖子将我举到半空中,用委屈而悠远的声音质问:“你什么表情?难道不想负责?你怎么能这样?我嫁妆都带了,你竟然不想负责?”

        “猫年年!你……你……你怎么能这样?你不能不负责!”

        那双蓝眸,当即浮起一层泪雾,头顶风云变幻,看样子,他又要哭了。

        他双手一晃,我咬到嘴边的扇贝掉在地上,好可惜。我目光落在星星的包袱里,里面虽说装了很多嫁妆,但是更多的却是各种美味的扇贝和鱼干。

        头顶风云变幻,乌云聚集,我忙瞧他,但见他一双蓝眸含了一丝泪雾,神色又气又恼。

        于是,我问:“结婚有什么好处?天天都有鱼干吃吗?”

        蓝发少年立马露出一个漂亮的笑容:“有啊!有鱼干,有扇贝,还有鸡屁股。”

        “嗯,甚好。”

        “这么说……”瞧我点头,星星眨了眨漂亮的眼睛,绯红着脸试探地问道,“那你答应娶我了?”

        “嗯。”

        反正天天都在一起,又有吃的,我不同意当我是傻子啊?最主要的是,他只要不哭就好。

        结果星星把我往空中一抛,自顾自地捂着脸,翻身在湿漉漉的草地上欢乐地打起滚来,“嘿嘿…………”

        我因手脚依旧被束,吧唧一声摔在石头上,疼得说不出话来。

        滚得正开心的星星突然坐起来,拍了拍脑袋,说:“哦,嫁妆不够,过几日我悄悄回家,再偷一些。”

        “这些都是你偷的?”

        “嗯。”星星点点头,蓝头发在月光下甚为美丽,“其实这些都是我姐姐的嫁妆,那日她将我捉回去,我央求她给我准备一份,她却说,我不能出嫁。于是我恼了,就把她嫁妆偷了。”

        “哦?”我想起了那晚戴面纱的美丽女子,“你姐姐要和谁一起……结婚?”

        “太子千樱啊。”星星突然捂住嘴,像是说漏了什么,“反正一个病秧子,据说没有一点法力,还很目中无人,就皮相好看了点。更何况,婚礼也得千年之后,所以姐姐的嫁妆哪有我们的急?”

        千樱?我一时间有点愣,总觉得这个名字在哪儿听过,可半天都想不起来。

        星星从怀里掏出一个蓝色的星状坠子挂在我脖子上,说:“姐姐他们算是订婚,所以我们在齐全之前也算订婚,这个海星呢,就是我们的订婚信物,你可不准弄丢了。”

        “海星?”我惊呼,“星星果然是海里的星星。”

        我把海星放在耳边,突然听到一阵优美的合唱声从海星里面传来。

        那些声音,犹如月下轻吟,缥缈悠扬,又似深夜里海浪打过沙滩。

        而合唱之后,又是一阵殷切悲凄的独唱,那声音宛如天籁,空灵悱恻。

        星星说,那是深海里的鲛人在思念岸上的恋人,于是把相思寄托在了歌声里,最后放在海星里,并且希望自己的爱人能捡到海星,读懂他们的思念。

        未央宫门前守卫森严,千樱殿下下令,休息期间除南羽之外,任何人不得进入。

        南羽以千樱殿下和龙女婚事为借口,前去龙宫打听定海神珠丢失一事。谁料,传说中那傻儿又逃出了水晶宫,还把龙宫搞得一团糟。

        事情还未探实,却又收到千樱的急召。

        此时,未央宫透着死一般的寂静,刚进入内殿,一抹清甜的味道传来——那是千樱殿下鲜血独有的味道。

        南羽脸色一白,慌忙奔进去,果然看到千樱躺在软塌之上,青丝铺满了整个雪裘,整张脸苍白透明,犹如寒冬的凝冰,而唯一的猩红则是眉间那枚桃印。

        四颗牙龈在他苍白的手上显得格外的突兀,南羽眼皮一跳,伸手探去,当下一惊:“妖血……殿下被咬了?”

        妖血是指的一种带有剧毒的血,亦是千樱克星。然而,早在千年前,这种血型的妖已经灭绝。

        这毒,千樱死不了,但是也要昏迷几百年。

        “难怪花暮影要将自己女儿留给苏禾……”千樱缓缓睁开眼睛,想起了那个酒瞳的少女。

        “如此,那少女留不得。”

        “先别动手。”千樱虚弱地阻止,“我总觉得,她应该知道通天塔的位置在哪儿,更何况,那定海神珠此时在她体内,你想杀她,未必杀得了。”

        定海神珠结成的水行结界,他可是看得清楚。

        “那该如何是好?”

        “不急,时日还早。”千樱勾唇一笑,凤目瞧着窗外那轮明月,似想起了什么,“近日蟠桃园多了一只妖界来的猴子?”

        “是啊,据说那猴子神通广大,娘娘召请来看蟠桃园。”

        “甚好。”千樱虚弱一笑,眉间溢出一丝病态的妖冶,“本宫见那猴子可不是一般的猴子,不出三日,这天宫大乱。这乱子,咱们完全不用掺和。”

        南羽一愣,茫然地看着千樱。

        几日之后,整个仙界都知道,千樱殿下因为体质虚弱陷入了昏迷,任何人不得靠近未央宫。

        得知这个消息,最高兴的莫过于千樱的几位哥哥。若千樱因此死去,或者沉睡不醒,这太子定然会重选,然而,他们还未来得及庆祝,天界就迎来了一场大灾难。

        那看守蟠桃园的猴子发疯似的竟用一根棍子拆了半个天宫,为了邀功,几个殿下都领兵下界捉拿猴子,却谁料那猴子本领通天,几个殿下根本不是对手,反而落荒而逃。

        帝君大怒,怒斥这几个儿子无能,丢了帝家脸面,将他们关入寒池面壁思过。

        那一刻,南羽才明白千樱昏迷前那一席话——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处处针对他的几个兄长。

        据说那妖猴和天界一打,打了几百年,整个天宫几乎被那猴子一把火烧掉,死于妖猴手中的仙家堪比与当年的苏禾一战。

        直到西方如来出面,才将那妖猴镇住,可此时,妖仙关系已经势不两立,恶化到了极致。

        据说束缚我手脚的乃神仙索,因此树爷爷建议我们去找一个叫六娘的女子。

        于是,星星带着嫁妆和我在距离桃花林一日行程的地方,找到了六娘。六娘年纪约莫三十岁,看起来妩媚丰腴,她流波的目光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红唇一笑,说可以帮我解掉绳索,但是,需要我替她“坐台”一年。

        六娘说,坐台就是穿着漂亮的衣服坐在烟花楼的花鼓上,只要半盏茶的工夫即可。

        不仅如此,她还收留我和星星,并且会把得来的钱财分我们三份。

        有吃有喝有住,只要在花鼓上坐一会儿,我当即点头同意。

        当然,坐台是一个苦力活!因为我得穿着人的衣服,保持优雅的姿势,端正地坐在花鼓上面。

        为此,六娘哭着训练了我足足一个月,一共提供了三百个鸡屁股,六十条红烧鱼,三十条清蒸鱼,才让一件衣服穿在我身上一个时辰之内,不被我一爪撕烂!

        当然,我吃不了这么多,星星都给我存起来了。

        而对我能学着人类安静地穿上衣服,星星甚为感动,并且扬言一定要在及冠之前把嫁妆准备好。

        待他及冠那日,他便娶我。

        今天,是我第一次坐台。

        “姑奶奶,求您了。”六娘手抖着将一件绯红色的纱衣替我穿上,眼中含泪,“您千万别把这水罗雪纱给撕了,你那一爪子下去,就是我烟花楼十年的收入啊。”

        镜子中的少女,红衣黑发,酒色双瞳犹如映着月光的醇正红酒,清澈中透着妖冶的光芒。皮肤白如凝雪,映着绯红色的雪纺衣衫,仿似瓷器雕琢而成。

        我眨了眨眼睛,那镜中女孩儿也跟着眨了眨眼睛,模样精致漂亮。

        此时,烟花楼的大厅里聚集了各路的妖精,有男有女,有美的,有丑的,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不时地朝二楼花鼓上看去,整个烟花楼热闹非凡。

        花鼓置于大厅上方,有水晶珠帘环绕,按照六娘的意思,我就这么穿着往那花鼓上一坐,偶尔掀起珠帘,露出隐约的侧脸即可。

        六娘把我送到走廊处,目光凄然,乞求地看着我:“姑奶奶,您走路稳着点,千万别摔了头上的金步摇……这一摔,我这烟花楼估计就没了。您也别撕衣服……”

        六娘真是啰嗦,我看了看回廊,却没有看到星星的身影。

        他早上就急急忙忙地跑出去了,说回头要给我惊喜,这会儿,都还没有回来。

        可台下的妖精们早就等不及了,按照过去一个月训练的样子,我双手交叠放于身前,迈着猫步,颔首穿过走廊走向花鼓。

        走廊的珠帘将我的身影挡得若隐若现,在我踏上走廊的那一刻,整个大厅静如雪夜,原本的喧哗像是被人生生扼住,唯有我走路时,头顶金步摇相互碰撞的声音,清脆悦耳,响彻了整个烟花楼。

        到花鼓不过十米的距离,但是对于我来说,仿佛一年难熬。对于一只猫来说,要穿着人的衣服,直立行走,还要摆出六娘说的“优雅”姿态,实在十分困难。

        手指掀开帘子,我微微探首,露出侧脸,便听到下面传来阵阵抽气声。

        “我出一百金铢!”

        台下一大象精一把推开怀中的美人,朝我的方向高喊道。

        “五百!”

        另一个妖精马上加价。

        “五千!”

        “七千!”

        “一万……”

        下面突然沸腾起来,一群妖精扯着嗓子对吼。

        六娘笑得合不拢嘴,然而,浑身就像被蚂蚁咬似的,原本坐着的姿势也慢慢软下来,而且整个大厅全是美味佳肴,我早馋得口水直流,若非星星临走交代不能乱抢别人东西,我早就扑到大厅将那些食物一扫而光了。

        “十万!”那大象精怒吼一声,爆出了天价,登时,整个烟花楼传来此起彼伏的议论声。

        我甚为疲惫,干脆趴在了花鼓上,正等待有其他妖精加价否,却听到砰的一声,那烟花楼的大门被撞开。

        我不禁掀开帘子,朝那门口看去,看到一个身影急急忙忙从撞开的大门那儿冲进来,因为逆光一时间看不清楚,只是似乎被围观,那身影才愕然顿住。

        也是对方那么一顿足,整个烟花楼突然陷入异样的宁静。

        琉璃的灯光下,站着一个白衣少年,蓝色的头发犹如海浪垂落在身侧,白皙的脸庞如玉雕琢,衬着一双蓝色的眼灵动而清澈。因为刚才的鲁莽被人围观,似怕人看清自己的容颜,他深深地埋下头,睫羽轻颤,贝齿咬唇,绯红的脸似白云熏过一丝烟霞,美得不食烟火。

        或许是因为害怕,他的手紧紧地抱着怀里一束红色的鲜花,花开七瓣,色泽凝红,似颓靡燃烧的火焰。

        那——不是我家星星吗?

        我一时激动,掀开帘子,忙欢喜地朝星星招手,见我动作,星星忙朝我微微一笑。

        那一笑,似绚烂的烟火,颓靡潋滟,竟让整个春日失色,百花黯然。

        “五十万!”

        那大象精呆呆地看着抱着鲜花的星星,吞了吞口水。

        星星面色惨白,紧张担忧地看着我,漂亮的眼睛里,有着手足无措的茫然。

        “我出一百万!”

        一个粗犷的声音从另外一侧响起,星星身体顿时一颤,凝望着我的眼神,似有千言万语,却是咬着唇如何都说不出来。

        “好!牛兄弟出到一百万了……”六娘高兴得直拍手,走到花鼓处拉住我。

        “不行!”星星一咬唇,道,“我出我自己!猫年年是我的……”

        六娘握着我的手一抖,看着星星的目光,带着惊艳又是震惊。

        烟花楼再度陷入沉寂,群妖都在思索星星话中的内容,片刻之后,爆发出一阵沸腾:“我出两百万!”

        “两百五十万!”

        群妖盯着星星,爆发出新的一轮竞价。

        只是,这一次出价的对象是星星。

        六娘被弄得不知所措,似乎也没有经历过这个场面,哪知价格一路飙涨,原本沸腾的氛围突然多了一丝杀意,空气也凝重了几分。

        当牛头精爆出一个天价时,那大象精突然拔出一把刀,架在了对方的脖子上:“好你个牛魔王!你那兄弟孙猴子大闹天宫被压在五指山下,你做兄弟的不去救,却在这儿寻花问柳!”

        “孙猴子的事情我哪里管得着!”牛魔王摸了摸金灿灿的鼻环,大笑,“你要出不起价格,就赶紧滚,别浪费老牛我的时间。”

        话一落,大象精手起刀落,就和牛魔王打起来了。

        那牛魔王不甘示弱,拔出长刀迎上去,另外一只手突然拽住旁边有些发愣的星星。

        群妖见一片混乱,竟纷纷扑向星星,试图将他抓走!

        出于猫天生的警惕,在群妖靠近星星的瞬间,我犹如闪电般从二楼冲了下去,那原本被六娘修得圆润的指甲,刹那间变成了刀锋似的利爪。

        “哗啦!”

        大象精手里的大刀发出锐利的撕裂声,随即,又是几声凄厉的惨叫响彻了整个烟花楼,空气中隐隐血腥弥漫。

        这尖叫声似警钟一样敲醒了混乱的群妖,一时间,都纷纷停止了打斗,呆呆地看着惨叫传来的方向。

        我一手拉住星星,一手呈攻击状态放在胸前,酒瞳迸射出杀意,不时地朝那些人发出怒吼。

        我的脚下,是被撕碎的大刀,还有几个被我卸掉胳膊在地上打滚的妖精。

        “完了!”

        六娘尖叫一声,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接着,原本打得不可开交的牛魔王和大象精,立马丢了兵器,一溜烟地跑了。

        不过瞬间,原本高朋满座的烟花楼顿时变得空荡荡,唯留下我和星星立在原地。

        紧紧地握着星星冰凉的手,我朝那些连逃跑都不忘回头窥视星星的妖精挥了挥警告的爪子,示意他们给我滚远点,谁抢星星,就杀了谁。

        “星星,不怕,他们都跑了。”

        我回头朝星星一笑,正要安慰,孰料,他反手紧紧地将我抱住。

        他双手用力,似乎要将我牢牢捆住,一时间我动弹不得,只听到他声音轻颤:“在街上我听到有人说烟花楼来了一个漂亮姑娘,大家都来竞价,谁出价高谁就能买走……”说着,他的手臂再度将我抱紧,“我才知道……六娘要卖了你。对不起……”

        原来,星星在路上得知六娘是要将我卖了,并非简单的坐台,因此匆匆赶回来。

        见群妖哄价,他心急之下,就将自己给抵出来。

        我奇怪,他藏了这么多鲛珠为何不用来出价?却见他再用力地抱住我说,那是嫁妆,不得挪用!

        更何况,他姐姐说了,它可是无价之宝。

        而六娘那里却是如何都不放过我们,因为我同她有契约,必须要在这儿待上一年。再者,她倒没想过我会如此容易地卖出去。用她最后的话总结就是:第一眼看你猫年年,老娘就知道不是省事的主儿!

        于是,坐台的变成了星星,不过却没有了喊价的规矩,隔着帘子坐个半盏茶的工夫,用文雅的词叫作“卖影不卖身”。虽然上次烟花楼被我砸了,但是到底美人如玉,拼死来的妖精越来越多。

        当然也有胆大包天直接带人来抢的,不过,还没有走出烟花楼,就被我给卸掉了胳膊。

        也有远道而来的妖精带着丰厚的聘礼想来提亲,他们还没有赶到烟花楼,在途中聘礼就被我抢了,然后鼻青脸肿地落荒而逃。

        他们东逃西窜,我想起了当时的柔儿,突然明白,武力方能保护自己。

        因此,快五百年过去了,星星的名气越来越大,慕名而来的群妖也越来越多,不过都安然无恙,整个桃园山一片祥和,甚至来寻欢作乐的妖精都不敢对我烟花楼的姑娘无礼。

        六娘说,那是因为这桃园山多了一只横行霸道、穷凶极恶、妖力非凡的猫妖,俗称猫大王!

        我思了半日也不清楚,那猫妖到底是谁?不过只要敢动星星和烟花楼,我保准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蓝天白云,成片的桃花林犹如粉墨落在画卷上,颓靡潋滟,轻风拂过,翩翩桃花犹如雪花在空中飞舞。

        我仰躺在草地上,耳边不时传来鸟雀的嘻嘻声,偶尔还有一两只兔子跑过,不过一看到我,都转头跑掉。

        “那不是猫年年吗?她没有传说中的可怕啊!”

        “据说只要不惹她家的星星,那就安然无恙……你要是去打烟花楼星星的主意,保你缺胳膊少腿儿!”

        缓缓睁开眼睛,那片天还是和几百年前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

        “猫年年,你不要看了。”树爷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都看了快五百年了,那个人还是没有来。这天上的人,怎是我们妖精能攀附的?”

        这句话,树爷爷都重复了快五百遍了。

        每一年的这一天,我都会来到这儿,静静地看着主人消失的地方。

        我总在做一个梦,梦中我一睁开眼,就看到他出现在我面前。

        桃花落了我一身,我笑嘻嘻地站起来,攀了一枝放在鼻尖闻,笑道:“树爷爷,今年哪棵桃树结出的果子最甜啊?星星可喜欢吃了。”

        星星这几百年来,每天都在忙着凑嫁妆,只等及冠那日带着嫁妆嫁给我。

        而这期间他悄悄回家一次,然后再也不敢离开桃园山了。

        据说,他姐姐的婚期被推迟,原因是那病秧子新郎几百年前被一只小妖给咬了一口,感染风寒昏迷了过去。

        而且,花果山冒出一只叫孙悟空的妖猴,那妖猴上天做了几天官儿,嫌弃蟠桃园的桃子不够甜,一怒之下把天宫给砸了。结果导致妖仙两界开战一片混战,只是后来,那妖猴被如来给压在五指山下。

        我听着这妖猴名字熟悉,猛然想起来,主人家里那个叫电视机的东西,天天都在讲孙悟空的故事。

        我嗅了嗅芬芳的桃花,想那孙悟空要吃了这儿的桃子,一定不会发脾气乱砸东西。

        其实我本知道,此时白桃开花,也得几个月后才有桃儿吃。

        可越是接近星星及冠的日子,他反而气色越差,原本白皙的脸透着莫名的苍白。好几次,我看到他全身发抖蜷缩在帐子里,素手痛苦地绞着蓝发,指尖苍白,还死活都不让我靠近。

        他说,妖精及冠之时,都要经历变身的痛苦,不过忍一忍就过去了。

        我去问了六娘,六娘却是一脸茫然,并未听过兔子及冠要变身。

        我想,星星定然不开心,不开心就会哭,一哭就下雨,下雨就要发洪水。

        我赶紧背起打劫来的聘礼,匆匆离开桃花林,要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回烟花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