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三生三世桃花劫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天庭的生活

第十章 天庭的生活

        我半睁眼睛,发现前面竟然有一条鱼。

        鱼,肉?我忙揉了揉眼睛,是的,我眼神不好,可我鼻子很好啊,这是肉啊!

        “一定是做梦。”我擦了擦口水,瞧着前面这条鱼干,还是扑了上去。

        若是做梦,我也要吃个饱啊,我吃了整整五天的胡萝卜啊!

        真是美味极了,味道虽好,但是太少,我擦了擦嘴巴,满足地滚回原来的地方继续睡觉,这褥子又香又软和。

        不对,这香气……

        在月光下,看着一个熟悉的人侧躺在同一张软榻之上。虽然眼睛尚未复明,可那在脑中反复了五百年的面容此刻却那样清晰,此时镀着一层月光,道不尽的妖冶。

        我悄然后退,千樱却已经睁开眼,烦躁地说:“真是吃货!”然后反身背对着我。

        我搓了搓爪子,看着刚刚那个地方,心道不好:我又偷跑到千樱怀里了?

        一想到千樱昨日那个愤怒的样子,甚至还威胁着要吃星星,我害怕地躲在角落,不敢惹他。

        “杵在那里干吗?赶紧睡,养好了身体给本宫滚回你妖界!”

        “哦。”我应了一声,抱着脑袋闭上眼睛。

        “你睡哪儿?”

        “你说很讨厌我的样子,不准我睡那儿。”我指了指千樱背后,怯怯地说道,可心里还是忍不住想:千樱身边真的好暖和啊。

        “是啊,本宫就是讨厌你现在的样子。”

        “意思就是,我变个样子,你就不讨厌,允许我睡你身边了?”

        我欣喜地问道。

        “爱睡不睡,啰嗦!”

        我一听,忙运用灵气,一道白光乍起,我变成少女的模样,大模大样地趴在千樱身侧,满足地睡下来。

        “猫年年,你干什么?”

        那千樱竟突然跳了起来,喘着气指着我,声音有些哆嗦。

        “睡觉啊。”我嘟着嘴,瞟了千樱一眼,继续闭上眼睛。

        “本宫是问你,你怎么突然变身了?”

        “你说讨厌我原来的样子。”

        “你……你给本宫变回元神去。”

        不要,太困了,我懒得再理千樱,调整了一下姿势,继续睡去,睡意席卷中模糊地听得千樱咬牙切齿:为什么每次变身都不穿衣服!

        蓝色的天幕,一个少年从海中走来,他手里拿着一个海星,对着我说:年年,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海风吹得我身上发抖,我下意识地缩紧身子,感到有人将双手放在我双眼上,我渐渐沉入梦乡,醒来时,屋子里已经大亮。

        身上裹着一件衣服,我扬手打算撕个粉碎,却听到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猫年年,本宫警告你,你要是敢把那件衣服撕掉,那今晚你滚回隔壁睡觉。”

        罪恶的双手只得无力地绕了绕,身下的床褥实在舒服,考虑了一番,我皱了皱鼻子:“如果我不撕掉,那可以不穿衣服吗?”

        “可以啊。整个未央宫的人,穿衣服才有的吃。你若不想穿衣服,那这鱼干,本宫立马扔掉,以后你都没的吃。”

        说罢,千樱果然就将装着美味鱼干的碟子往外扔。

        食物可是动物的生命!

        我一惊,忙冲上去,紧紧地抱着千樱,眨着眼睛可怜巴巴地说道:“六娘说浪费食物会被雷公劈的。”

        千樱看着我,怔了半晌,然后另外一只手毫不客气地将我一把推开,自己则后退一步,依在门上,懒懒一笑:“喜欢本宫那褥子和鱼干?”

        “嗯。”那一掌推得自己后腿几步,要不是身手敏捷,恐怕都摔倒了。

        “既然喜欢,那本宫就和你约法几章,如有违反,连胡萝卜都没的吃。”

        “嗯嗯。”

        我欢喜地点着头,脑子里想着六娘的提点,露出小白牙和酒窝,要笑得甜美。

        果然,千樱又愣了一秒,低声恐吓我:“你再这样笑,现在就给本宫滚。”

        被他一吼,我赶紧收起巴结的笑。

        “第一,以后都保持人形,但是必须穿衣服,梳头发。第二,可以睡本宫的床,但是,睡觉的时候,必须穿衣服,不准流口水,不准说梦话,不准翻来覆去,更不准摸来摸去。第三,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准抱人,不准咬人,也不准抓人。特别是睡觉的时候,不要碰到本宫,如果再发生昨晚……”慵懒的声音顿了顿,“抱本宫还流口水,然后喊着乱七八糟的名字,本宫就砍掉你的爪子。”

        “……”我脑子一团糨糊,这千樱说话这么长这么多,到最后,我就只听懂一个:不准喊乱七八糟的名字。

        “不对哦。”我抗议道,“星星的名字不是乱七八糟的,很好听。”

        刚说完,千樱手里的碟子突然一飞,啪的一声,摔在了我身前:“原来你还记得你睡觉喊的什么名字?”

        “我喊的星星。”

        当然记得!我垂下头,想到星星十分低落,却没有注意到千樱声音突然冷了几分。

        “你们以前都一起睡觉?”

        “嗯?”

        我茫然抬起头,不知道他问的什么。

        “罢了!赶紧起来洗漱,换掉身上的衣服,养好伤后,回到……”

        想到星星,我莫名地着急,打断了他:“千樱,我什么时候能回到桃园山?”

        “你回去干吗?”

        “我要回去收拾星星的嫁妆,赶在中秋去东海。”

        他一愣,随即唇边勾起一丝笑,浅而冷:“妖到底是妖。放心,你要是不走,本宫也会撵你走。”

        说完,他手里多了一件红色的衣服,用力地抛在我脸上:“赶紧换上。”

        “咦?……”

        我将衣服捡起来,有些不知所措,我哪里会穿衣服啊:“身上的衣服挺好的,我不换了。”

        “换!你穿的是本宫的衣服!”

        门轰然一声被关上,震得屋子里的珍珠帘子都晃了晃。

        低头嗅了嗅身上穿着的衣服,一阵惊讶,这果然是千樱的衣服,不过……谁替我穿的?

        晨露挂在庭院的兰花上,宛如刚出水的珍珠,未央宫的小童子们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庭院里的奇花异草,辟邪懒洋洋地趴在石阶上,不时抬眼看坐在栏杆上看书的千樱。

        映着晨光的千樱,侧面完美柔和,安静得宛如一株静待而开的兰花。

        未央宫内一片安静,然而,门外却挤满了各路仙子,个个精装打扮,早就等候多时。

        因为,南羽仙君说这未央宫缺一名侍女。

        只是,要的是侍女,来的却都是身份不低的仙子,她们一直都是被人伺候,哪里会伺候人?

        南羽费了好些力气才将这群女人拦在门口,若非这未央宫宫门结实,恐怕早就被这群疯女人拆掉了:“仙子们,这丑话本仙君也说在前头了。未央宫,找的可不是女人,要的是侍女!”

        这群女人先是一愣,转为微微一笑,其中百合仙子道:“侍女做的事情,吾等仙子就做不了?南羽仙君真是小看了我们。”

        “呵呵……”南羽抬起兰花指,理了理被一群女人挤乱的头发,笑吟吟地回复,“不是本仙君瞧不起众仙子。到未央宫,做的可是粗活,洗衣服,梳头,伺候更衣,侍寝,可是一个都不落下的。这些,仙子们可都做?”

        听闻“侍寝”两个字,不少仙子面露绯红,另外一个仙子掩嘴道:“这等小事,照顾殿下,我们自然会尽心尽力地做。”

        “对……我乃百花仙子,定能让殿下的未央宫一片芬芳,花开不败。”

        “我心灵手巧,可以用天边云霞替殿下织衣……”

        众仙子们纷纷毛遂自荐。

        “哎哎……仙子们,你们恐怕是弄错了一件事。”

        南羽忙打断众女人:“你们要伺候的人,可不是千樱殿下。”

        众女人茫然地面面相觑,最后目光都看向南羽:“那我们伺候谁?不是殿下要找侍女?”

        “对,是殿下找侍女。可是,殿下是为他的‘新宠’找的侍女。”

        “什么?”

        “你说,那个很丑的女人?”

        南羽揉了揉眉心,那日殿下将猫年年从忘尘池扛出来的事情,早在天界闹得沸沸扬扬,都说殿下此番前去妖界不仅毁了通天塔立了大功,还在妖界寻回了天庭一只走丢多年的玉兔,并作为宠物养在未央宫。

        不过众仙皆传那女子不仅眼瞎,而且还丑得厉害。

        “南羽仙君,你开玩笑吧,竟让我们这群仙子伺候她?”

        “嘿……仙子,您别误会,我们一开始就说要找的是侍女,哪知仙子们都来凑热闹了,这可怪不得我呢?”

        南羽无辜地耸耸肩,一群女人脸色煞白,当下气得要发作,然而却又只能生生吞下,只得成群结队地离开。

        回到庭院内,千樱还在看书,不过寝宫的门却被反锁了,里面传来了猫年年愤怒的声音,“我要出去!”

        南羽嘴角一抽,瞟了瞟辟邪,辟邪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趴在原地,而且千樱面无表情,根本无视了里面的怒吼声。

        “千樱,你个坏蛋,放我出去。”

        门被拍得啪啪作响,千樱冷声道:“你要穿不好衣服,那就待在里面。”说着,又喃喃埋怨,“真不知道这笨妖过去五百年是怎么活过来的。”

        那哪里是穿衣服,简直套上衣服就跑出来。

        南羽大致明白了什么,轻声道:“殿下,东海龙宫来人了。”

        “嗯?”

        千樱轻嗯了一声,翻看手中的书,示意南羽说下去。

        “是龙公主让侍女送来了礼物和请柬。说几日后的庆功宴,因为龙七太子体弱,需要人照顾,她没法赴宴,因此送来了十匹鲛丝。至于请柬,是中秋之日龙七太子的及冠礼宴,还望殿下能抽空赴宴。”

        庆功宴,是专为千樱毁灭通天塔的宴席。

        “龙葵?”

        千樱放下手里的书,突然想起昨天夜里那只笨妖不知道做了什么梦,今天早上起来竟然说着要去东海。

        此时算来,似乎离那傻子及冠的日子又近了一些。

        烦躁地将书合上,他起身,却突然想起什么,看向门口:“你刚才说龙公主派侍女前来?”

        “是的,许是未央宫需要侍女的事情传入了东海。”

        千樱冷笑一声:“龙宫的人,消息可真是灵通。也罢,既然送来了,那本宫就接着,让那侍女进来吧。”

        帝君有意让龙族和天界结姻,因此,千樱和龙景的婚约天下皆知,只是当年千樱昏迷了五百年,因此选好的订婚日子也一直被推脱到现在。

        而前些日子,天界将殿下和“新宠”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这龙宫恐怕也坐不住了,因此先送来了侍女,也怕是为了监视,或者探个究竟。

        不过,早上传出去的消息,这会儿龙宫竟然来了侍女。未免他们知道得太快,而其中的暗藏玄机,恐怕只有帝君和老龙王最为清楚。

        隐有传言,天界和龙族向来不合,几千年前,苏禾和天界交战,而龙王却保持了中立,以龙族不干涉天界政事而拒绝了出兵援助天界。

        五百年前,孙悟空大闹天宫,天界急需援兵之时,却传出龙七太子再次走丢。据说那老龙王一夜白发,当夜卧病在床,龙宫上下全体出动,到处搜寻那走丢的傻子。因此,和孙猴子的大战,龙族借着龙王病重,龙太子走丢,心有余力而不足的借口,又没有参与。

        猫天生有敏锐的听觉,一大早我就知道未央宫外面来了一群女人,我忙爬起来,想要出去玩,这些天我被禁足在未央宫,无聊得很,宫内的小童子起初还和我玩,可自从我不小心一把抓坏了小白的衣服,一脚踩伤了小蓝的脚,一掌击碎了院中的石雕,那些小童子再也不和我玩了。

        千樱更是将我关在殿内,任由我怎么撞门,就是不开。

        我喊得嗓子要哑了,听得未央宫大门开了,好似进来了一个人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寝殿结界打开,赶紧撒丫子地冲了出去。

        只听到咚的一声,不知道什么东西被我撞飞在地,半晌才听到一个人痛苦的呻吟,我也懒得管,赶紧爬起来,又要向前冲,可刚抬头,就觉得阳光刺目,慌忙抬手遮住眼睛,难受地后退了一步。

        “别动。”

        千樱站在我前方,挡住刺目强光,一手护住我双目,一手解下自己的发带,蒙住我双眼:“别将它摘下来,否则晚上的鱼没的吃。”

        他手撤离时,我惊喜地发现,周围景物虽只有黑白两色,可我已经能看出一个模样了。

        这时,我才发现被我撞飞的竟然是一个姑娘,正巍巍颤颤地从地上爬起来。

        “婢女红绡参见仙子。”

        那姑娘上前朝我行了一个礼,我将她上下瞧了十几番,好似一个模样很不错的姑娘呀。

        这是到天界这么久来,第一次有姑娘同我说话,我开心至极,拉着她忙问:“你在和我说话吗?”

        “是的。”

        “真好,我不叫仙子。我叫猫年年。你刚刚说你叫什么名字?婢女?”

        姑娘的手颤抖了一下,然后看向南羽那鸟人,谁知那鸟人对她撇撇嘴:“你以后就是她的贴身侍女,伺候好了,殿下定有重赏。”说完,便扭着腰跟着千樱出了未央宫。

        我朝南羽吐了吐舌头,那婢女则惊讶地指着我身后的寝殿:“仙子,这不是殿下的寝殿吗,你住里面?”

        “是呀。”我拉着她走进去,指了指软榻:“他睡里面,我睡外面。”

        婢女呆了半晌,好似才反应过来,然后轻声说:“仙子,我伺候你更衣吧。”

        约莫一个时辰,我快睡着了,婢女大汗淋漓地叫醒我:“仙子,替你穿戴好了。”

        我手指一点,前方出现一面水镜,那里面站着个一个蒙着眼带的长发女孩儿。

        女孩儿头顶花童髻,露出光洁的额头,被蒙着的双眼下,鼻翼小巧,双唇半启,笑着时,有些婴儿肥的脸上露出深深的酒窝,十分迷人。

        只可惜的是,女孩儿虽然穿着长袖,可露出的皮肤上都裹着一层白纱,少些地方还能看到斑迹,似是被灼伤。

        “这个姑娘真好看。”

        我抬手一摸,发现那女孩儿也动了:“咦,这是我啊。”

        婢女抬手擦了擦汗水,低声道:“猫年年仙子喜欢就好。”

        “喜欢,婢女你真好,你从哪里来啊?”

        “婢女从很远的地方来。”

        “我从桃园山来,你可知道那个地方?”

        婢女说话很温柔,却有点怕生,不过我问及她从哪里来,她却如何都不肯说,似乎很好奇这个未央宫。于是我就带着她在殿中走走,千樱住的地方可真大,足足走了两三个时辰,这一路上,小仙童们看到我就躲,我一边拉着婢女,一边朝他们扮鬼脸,心想现在有人跟我玩了。

        婢女也问了我很多关于千樱的事情,比如他吃什么,如何作息,有没有特别的爱好。刚走到西殿高楼,竟然隐隐嗅到桃子的香气,我开心极了,拉着婢女说:“你闻到桃树的味道了吗?哎呀,我可是在桃花林住了五百年哪。”

        “殿下他到底爱看什么书啊?”

        “我原来住那地儿叫桃园山,满山的桃花可漂亮了,里面还住着好多妖精。对了,我家星星可喜欢吃桃子了,我每一年都去桃园给他找最大的桃子……”

        没等我说完,那婢女低声嘟囔了一句:“那桃园山不是被烧成灰烬了吗?”

        “你说什么?”

        我一把将她扑在围栏上,那白玉围栏竟不受力突然断裂,我们两个顿时从高楼摔下去。

        “啊!”

        婢女被我从地上拽起来,捂住肩膀,双眼含泪,惊慌地看着我:“仙子,你的眼睛在流血……”

        “我问你刚刚说什么?”

        “我……我没有说什么。”

        不,她说了,她说桃园山被烧成灰烬了。我一把将她丢在地上,那地上裂开一条缝,她挣扎着爬起来,嘴角有血,却是爬过来抓着我的裙子:“猫年年仙子,你要去哪里?”

        “找千樱!”

        我浑浑噩噩地站在原地,手心指甲变长,如出鞘利刃。

        “婢女求您,别去,我不能离开天界,求您了。我好不容易来天界,我不能离开,求您了,求您了。”

        婢女跪在地上,我茫然地看着她,这天界哪里好?

        哪里有我的桃园山好?

        我满身煞气地跑回未央宫,却看见千樱独自坐在凉亭里悠闲地看书,我伸手一挥,他手中的书顿时化成碎片。

        他惊讶地望着我,轻声开口:“笨妖,你的眼睛……”

        我舔了舔刀刃般锋利的指甲,懒得等他废话,发出一声妖兽的长嚎,闪电般冲向他!

        千樱却是飘然后掠开几步,动作轻盈,巧妙地避开了我这一击,可如此,那凉亭已被我一爪抓得稀烂,柱子轰然而塌,烟尘四溅,我却并没有收手,而是继续攻击。

        他一闪一躲,我每攻击一次,双眼就疼得要命,殷红的血水蜿蜒滑过我的脸颊。

        可我根本停不下来,我脑子里只有那被烧成灰烬的桃园山,只有六娘她们的样子。

        辟邪和南羽被惊动,很快飞来,护在了千樱身前,而我双眼似被火烧,忍不住抬起双手去将它挖掉。

        “别让她碰眼睛!”

        千樱竟焦急地朝我跑了过来,我一见,趁机扑了过去。

        辟邪朝我吐出一条猩红的火舌,试图阻止我靠近千樱。

        捆仙索将我绑在柱子上,我大喝一声,那柱子应声而断,南羽大吃一惊,忙织了一张结界将我困住,我无力地跪在地上,却是不敢抬头盯着千樱。

        “你骗我,桃园山被烧成灰烬了是不是?是不是?”

        千樱看了看几近被我拆掉的未央宫,无奈地叹口气,蹲在我身边。

        “你毁了整个未央宫,甚至想要来杀我,就是为了这个?”

        “千樱你骗我!婢女都告诉我了!”我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本宫何时骗了你?你说婢女说了,待会儿婢女来,你亲自问她,定是你自己个儿听错了。”

        很快,红绡跑了进来,惊惧地看了看周围,然后咚的一声跪在地上。

        “婢女,你是不是说了那桃园山被烧成了灰烬。”

        “桃园山?”红绡神色茫然,“仙子,婢女说的是花果山,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孙猴子所住的花果山。”

        我一愣:“你明明说的桃园山!”

        “定是说错了,昨儿婢女赶来天界时,还路过了桃园山。”

        “你路过了,那看到什么了?”我急切地问,心中惶惶不安。

        “有一个穿碎花衣服,头戴金步摇的中年女子,站在槐树下一边嗑瓜子,一边往路口张望。”红绡凝眉想了想,又道,“嗯,当时还有两个女子在栏杆上吵架,好像争论到底是蓝色好看还是紫色好看。”

        “穿碎花衣服的六娘。”我欢喜地叫了起来,“吵架的是烟花楼的四姑娘和三姐。她们两个天天在吵架。”

        “不远处的桃花林,花都谢了,树上挂着青绿色的桃子,看样子,不久就丰收了。”

        “是啊,是啊,现在长桃子了,过段时间,一定有最甜的桃子摘。”

        “嗯,那桃花林妖精很多,有些还说那烟花楼山大王不在了,日子好过很多了。”

        我大松一口气,眼泪却忍不住滚下来,忙看向千樱,自豪地说:“那山大王就是我,就是我。”

        千樱无奈地摇摇头,伸手穿过结界,执起袖子替我擦去眼泪:“现在,你相信本宫了吧。”

        南羽撤了结界,我点点头,却又哇的一声扑在千樱怀里哭了出来:“我要回桃园山,我想六娘她们了。”

        千樱解开我身上的捆仙索,将我从地上抱起,走进寝殿,命令道:“那就赶紧养伤,本宫这宫殿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

        千樱说等我身上的伤和眼睛复原之后,他就亲自送我回桃园山,为了积极表现,我不再惹是生非,千樱的命令我也尽量配合,比如会在他的要求下也吃些胡萝卜和白菜。

        对一只猫来说,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可是,为了回到我的桃园山,猫大王也只能忍辱负重。

        妖兽生性好战,在千樱的警告下,我不能亮出爪子,不能再毁坏整个未央宫的一草一木。

        可尽管如此,未央宫的小仙童还是远远地躲着我。

        那辟邪也时不时地对我发出警告咆哮。

        我坐在石阶上,看到小仙童们蹲在一起,一边说笑,一边修理被我弄烂的地板和栏杆,莫名觉得羡慕。

        再想到婢女说那桃园山的妖精因为我消失了,都过得很快活,突然觉得好难过。

        “千樱,为什么他们都不和我玩?”

        我托着下巴,疑惑地问道。

        “哦?”

        千樱低下头,细致的漂亮的眼眸瞧着我,嘴角露出迷人的笑容:“你想和他们玩?”

        “嗯。”

        “可是,本宫也没有玩伴。”千樱勾起唇,眉心桃花妖娆,“不过,你可以去问问南羽仙君。当然,如果你喊他鸟人,他或许不会告诉你。”

        我愣了一下,赶紧跑向前院,果然看到南羽鸟人正在臭美地一边照镜子一边梳理自己的眉毛。

        “南羽仙君。”我走上去,轻轻地喊道。

        “呀!”南羽一回头,吓得把自己的镜子一丢,“你……你这小妖,你喊我什么?”

        我甜甜一笑:“南羽仙君。”

        六娘说,我笑的时候,谁也不会拒绝我的要求。

        果然,南羽瞪大了眼睛,警惕地后退了一步,抬手护胸:“你这小妖,想要对本尊作甚?”

        我忙说了自己的原因,却没想到南羽脸上竟然露出惊愕又欣慰的笑容。他托着下巴绕着我打量了几圈,然后一拍手:“认识你时便知你虽有千年修行,却是一只智力未开的幼妖。却不想来天界短短数日,你灵智竟然开启了,竟然懂什么是‘情’……真是奇迹!”

        南羽告诉我,那些小仙童之所以能坐在一起玩一起笑,是因为他们是朋友。

        朋是两个“月”平平等等地放在一起。

        南羽对着我说了一大通大道理,我认真地听着,虽然很多地方总听不懂,但是南羽总耐心地再说一遍。听完之后,我走到千樱身边,询问道:“千樱,我明天的金创丹还没有吃,能给我一个吗?”

        千樱一愣,然后从袖中拿出一个瓶子:“里面有三粒丹药,可别弄丢了。”

        我乖乖地点点头,然后飞快跑了出去,看到小仙童们还在那儿整理地板。

        待我走过去时,他们赶紧起身,向我行礼便要走。

        我拉住其中的小蓝:“等等小蓝。”

        “啊。”或许是我力道太大,小蓝脸有些扭曲,忙低声,“仙子有什么吩咐?”

        我忙放开小蓝,将那瓶金创丹递给他:“那天,我不小心踩伤了你的腿,对不起。”

        小蓝惊愕地看着我:“仙子,您?”

        我将药塞到他手里:“这是金麦仙君的金创丹,很好的。”然后又从广袖中拿出一件小袍子递给一旁的小白,“对不起,我抓坏了你的袍子。”

        一群小仙童都呆呆地立在原地,不知所措,我忙笑了笑,对小青说:“那个石雕,我赔不起,但是这个地板是我砸坏的,我来修吧。”

        说完我学着他们的样子,抄起小铲子,开始将泥沙挖开。

        “啊,仙子……轻点。”

        我铲子刚落下,一块白砖就被我掀飞了,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南羽仙君说我力气太大,我正在学会控制,不好意思。”

        刚说完,我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了放着水泥的木桶里。

        “哈哈哈……”小仙童们大笑了起来,旋即马上收声紧张地看着我,见我一脸乐和,复又大笑了起来。

        那天下午,我就和他们一起修整院子,虽然小白说我分明是去捣乱的,但是当他们听说我竟然在妖界是一个山大王时,十分震惊和崇拜。

        于是,我就把我如何杀铁牛大王,还有如何占山为王的事,精彩绝伦地说了一遍,听得他们心惊动魄,崇拜无比。

        为了证明我的爪子十分厉害,我激动之下,对着千樱的侧殿一掌挥下,一阵烟尘翻滚,那侧殿被我劈成两半。

        小仙童们呆在原地,嘴巴张得足以放下鹅蛋。

        我得意扬扬地拍了拍手,头顶却是一阵劲风,然后我回头,看到盛怒的千樱殿下和一脸无奈的南羽仙君。

        我被丢在了后殿,被冠以损坏公物且屡教不改而被责罚面壁思过两日,晚上睡觉,白天罚跪,且不得进荤食!

        哦,不,我的鱼!

        甚至为了防止我逃跑和再度损坏,我周围设了结界,身上还有捆仙索。

        想起刚才千樱那原本美丽却因为愤怒险些扭曲的脸,我得知自己应该闯了大祸,心里担忧他不放我回桃园山,又怕他提及去吃星星,只得乖乖地跪在冰凉的地板上。

        不一会儿,殿门开启,我一回头,却是看到南羽仙君哭丧着脸,手里抱着一个软垫,走了进来。

        他将软垫往地上一放,然后一脸悲戚地跪在上面。

        “南羽仙君。”

        我欢喜地喊道。

        “哼!”他将头扭至一边,完全不看我。

        “对不起。”我低下头,知道千樱定是迁怒南羽了。

        “唉,你这小妖。”南羽仙君无奈地回头看我,“说你傻呢,你这灵智一开,却是一点即通;说你聪明呢,却又老做一些愚蠢之事。算了,本尊今日不和你计较。”

        他哎哟一声,揉了揉膝盖,兰花指指着我:“不过,本尊这膝盖若是长了疤,我死给你看,哼。”

        “仙君是第一美鸟,怎么会长疤?而且长疤了也是第一鸟。”

        “愚笨,什么第一鸟,本尊是鸾,鸾,不懂就别乱说。不过,你这小嘴儿倒是学会了巴结。”南羽眨了眨眼睛,凑到我耳边说,“晚上,你干脆也巴结巴结殿下,然后让他免了我们的责罚。”

        “巴结巴结?”

        我满是疑惑:“什么是巴结?”

        “这个,就是说好听的话啊,奉承的话啊,然后他一高兴了,就奖赏啊什么的。”

        “啊!我懂了,六娘说这叫作吹耳边风,这个我会!”我拍了拍胸脯。

        在烟花楼,每个陪睡的姑娘都要学会吹耳边风,然后得到的金银珠宝是睡钱的几倍,就是说说什么好听话啊。

        “啥,耳边风?”南羽一脸愕然,“好像用词不当吧。”

        待我悄然入殿时,千樱已经睡去,旁边还放着一本书,我蹑手蹑脚爬上去,想起南羽仙君白天那番话,于是,将嘴把凑到千樱耳边,轻轻地吹了起来。

        “耳边风,耳边风。”我一边吹,一边念,却又觉得不对,好似要说好听的话,于是想了一会儿,我学着六娘的口气,“哎哟,官人,瞧我们家的姑娘,皮肤吹弹可破,一摸都挤得出水来。再看这漂亮的眉眼,这精致的鼻子,这水盈盈的嘴巴……”

        我一边念叨,一边看着千樱的面容,这些天,我的眼睛恢复得非常快,虽然世界黑白,但是运用灵识,也能将事物辨清楚。

        此时,月光越过窗台镀在他眉眼上,好看得无法形容。

        这张脸……和五百年前主人的脸,一模一样啊。

        “主人?”

        我一阵难过,忍不住将脸贴在他胸膛之上,主人,你到底在哪里?五百年了啊!

        可是,片刻之后,我浑身一颤,再贴着千樱的胸膛,仔细听取。

        我起身,狠狠掐了掐自己的手背,疼得钻心,然后又贴着千樱的胸膛,再次确定之后,我哇的一声抱着千樱大哭了起来。

        “千樱,千樱!”

        我一边抱着他,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你不要死啊!你不要死啊!”

        我的手放在他胸膛之上,怎么也感觉不到他的心跳。

        “千樱,你醒醒啊!”我扑在他身上,抱着不肯放开,嘶声哭起来,“你不要死!”

        气血压在我胸口,我几乎快喘不过气来,我听不到千樱的心跳,不知道怎么会这么难过,我有时候非常讨厌他,想将他撕碎,但是,在通天塔毁灭时,我却将护体龙珠给了他。

        我不想他死!

        在我哭得肝肠寸断的时候,千樱却突然坐起来,抚着我的脸:“笨妖,你在干什么?”

        我抽了一下鼻子,惊恐地看着那如画的脸庞:“你不是死了吗?你刚刚都没有心跳了啊!”

        我抬手一摸,是啊,现在依旧没有心跳。

        “你没有听到我心跳,以为我死了?”他眼眸看着我,声音无限低柔,漂亮的手指掠过我的眼泪,“所以,你哭,是不想我死?”

        “嗯。”我点点头。

        “本宫生来则是无心之人,所以,你当然听不到心跳。”

        他将我手摁在心口之处,平静似夜,空旷如野。

        我一边抽噎,一边望着他,还没有从刚才的哭泣中缓过劲儿来。

        看着我的样子,他唇边含笑,映着眉心桃花,道不尽的妖冶:“你耳边风也不用吹了,本宫赦免你面壁思过。”

        “咦?”我一愣,转眸甜甜一笑,“真的?”

        他看着我的笑容,神色一怔放了我,将头扭至一边,声音有几分压抑:“以后,少这样笑。”

        我真的不用面壁思过,可南羽仙君却由原本的面壁思过两日增至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