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三生三世桃花劫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下凡

第十四章 下凡

        满城银雪,虽下得诡异,可映着长安繁华的灯火,竟分外祥和安宁。长安居民穿着厚重的冬衣纷纷立足街檐,仰望头顶飞雪,叹这初秋盛雪,孩童们踩着深深浅浅的雪印,在行人中躲避同伴的雪球袭击,引来一阵嬉笑和呵斥。

        主人拉着我的手,沉眸缓缓往皇宫方向走去,我却被长安美景看得无暇,恨不得多长出几双眼睛,将这从未见过的热闹景象全收在眼底。

        二楼一扇楼阁被推开,几个妙龄少女挤在窗前,伸出手臂抢着去抓飘下的飞雪。

        其中一个笑道:“哎哟,我抓到了……”

        另一个道:“呀,我也抓到了。”

        我忍不住抬头看着头顶飘雪,向那花瓣似的雪伸出手,然而,那雪未及我皮肤,就被周身结界化成泡影。

        我失望地垂下手,感觉主人握着我的手突然用力,我警觉地看向前方,发现无数条黑气扑散而开,正逃离主人和我的位置。

        辟邪长啸未出,却被主人抬手制止,就这样,主人牵着我,辟邪同白翼跟在身后,我们隐身走过了长长的宫道,最后停在了皇宫正门前。

        身后走过的地方,那些黑雾瞬间散去,身后虽大雪未停,夜空却隐有一分清明。

        我举目望天,看到一团黑气凝聚成圈,落在一处琉璃灯火最繁复的阁楼之处,而且那形状越来越大。

        主人凝碧色的眼眸微眯,唇边泛起一丝寒森森的笑,命辟邪将我们带至那阁楼之处,吐字道:“不知死活的妖孽。”

        刚站在窗台,装潢得富丽堂皇的屋子里传来一声女子不绝如缕的呼叫声,随即又是一阵急促的娇喘。

        那黄色的帷幔帐子里,一个仅身着一缕宫纱的女子摇晃着纤腰坐在一个中年男子之上,她周身黑气缭绕,身下男子呜咽出声,一丝金光正从他头顶溢出,被女子吸入口中。

        我正要细看,已听到主人冷喝一声:“去!”

        辟邪发出一声长啸,一团火焰直扑向那女子,电光火石间,女子惨叫一声滚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没等辟邪发动第二次攻击,她从发间拔出一面有裂痕的镜子,震起一波白光护住身前。

        “照妖镜!”

        我认得此物,忙抬头看向主人,发现他绝美的脸上寒意渐深。

        而听我出声,地上女子猛地抬起头来,露出一双俏丽娇艳的面容,震惊盯着我,溢着血色的双唇颤抖出声:“你……”

        我微微一愣,顿觉得她有些面熟,诧异之际,千樱手一抬,辟邪喷火而上,楼宇震动,烟尘四起,我拨开烟雾,看到那女子不知踪影,地上留下一摊血和碎成片的照妖镜。

        “主人,她跑了。”

        我捡起那照妖镜,可惜地摇头,看样子是没法修复了。

        一转身,我看着梳妆台上一方两人高的琉璃镜,一个红衣少女安静地站在前方,红色双瞳明亮如宝石,皮肤白皙,面容清秀。

        “难怪我觉得她有些面熟,原来她长得和我有些像。”

        “是吗?”

        主人走过来,垂眸凝望着镜中的我:“不像!她没有你好看。”

        说着,拉着我坐上辟邪朝白羽山前进,并没有去追的意思。

        寝殿坍塌,引来皇宫震动,我几乎还能听到宫卫尖锐的声音:“快来救驾,救驾!传太医……”

        那雪纷纷扬扬地下了三日,其间时而卷风,时而携雨,刮过苍茫大地,穿过枯木丛林,似人掩面呜咽又似人顿足号啕大哭,听起来十分悲切。

        目光所及之处一片银白,脚下广袤的土地不显生机,哪怕是峦山丛树,上方皆是阴霾一片,黑气缭绕,妖气跋扈。

        过了人界,便是那远离天地的混沌之界,据说那是妖精的地盘。刚入境,一股腐朽恶臭之味化成血气扑面而来,主人抬手,清光掠过,带走那片黑气,留下一阵熏香。

        我坐在主人身前,目不转睛地看着脚下黑暗的境界,身后白翼发出警惕尖叫,辟邪吐一团圣火结界护于我和主人周围,飞到最高处急速前行。

        整个混沌之界到处黑雾毒瘴,我看不清下面到底何样,可却偶尔能听到惊恐的逃匿声和残忍的厮杀声,甚至有啃骨食肉的声音,心惊肉跳。

        想那床榻之人是人间皇帝,有仙气护身,却险些被一只妖精杀死,突然想起仙子们对我说:妖精天地难容,所以被留在了混沌之地。

        可是,这荒芜不见一丝光阴的地方,妖精如何生存?

        我满心疑惑,忍不住回头看着主人:“主人,为什么神仙住在天上,凡人住在人间,妖精住在混沌蛮荒之地?”

        主人声音冰冷:“仙之所以居天,是因为有着庇护人间的职责,而妖之所以不容,因为他们祸害人间。”

        “可是,妖精为什么要祸害人间?”

        “因为,他们贪婪!”

        我看着脚下幽暗之地,想起了繁华的长安和漂亮的天庭:“会不会他们只是觉得人间更美,更容易生存呢?”

        “笨丫头。”

        主人垂眸看着我,微微蹙起了秀眉,邪长的睫羽挡住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光。

        身子陡然一晃,白翼发出一声尖叫,没等我反应过来,一道炽热的强光从下至上破雾朝我们侵袭而来。

        那速度太快,辟邪来不及闪退,生生受了一击,护住我们的结界当下裂开一个口子。

        光从我们身边炸开,明光之中我看到主人面色微寒,碧色双眸杀气森寒,冷睨着下方。

        我低头看去,连续几道蓝光划空冲来,截住我们去路,主人将我埋在怀里,手指轻抬,一道看不到的冷气从他指尖蹦出,破开了那几道截杀。

        光芒交织,如雷闪电照,整个混沌之界瞬间雪亮,透过主人的臂弯,我看道焦黑的土地之上站着一道身影。

        他身材纤长,衣带翻飞,容颜被那猎猎撩起的蓝发遮住。天地荒芜,可他身形笔直如松,巍立蛮荒大地之上,周身泛着清冷的蓝光,孤独寂静。

        可瞬间,黑暗再度覆盖这混沌大地,那人宛如光影一样消失不见。

        然而这袭击根本没有停止,漫天而来的杀气形成密不透风的墙,试图将我们包围。

        辟邪喷火而出,前方出现一道口子,有一道身形如光穿过,几道黑气却如影随形,似乎想找机会破界而入。

        就在这时,我看见千樱莹白的手指停在空中,轻轻往右一带,划出一尾清光,缠住那几道黑气,只闻他轻哼一声:“破!”

        那清光绚烂如烟花炸开,被缠着的几道黑气露出人形,随即化成烟尘,飘落无踪。

        我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如何都反应不过来,直到辟邪带着我们出了混沌妖界,看到那映入眼帘的青翠高山和隐在白雾中的楼阁。

        辟邪和白翼十分疲惫,刚落地就发出连连喘气之声,我蹲在身边,轻轻地顺它背部毛发。

        “兔子!”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来人将我抱起,原地转了十几个圈。

        “南羽仙君。”

        我仰起头看着身前一身蓝色,穿着骚包,面容极其俊美的男子,开心得忘记了刚才那场生死之劫。

        “兔子!长胖了啊!”

        他低下头双手捏着我的脸蛋儿,不舍得放开。

        “南羽仙君长漂亮了。”我朝他甜甜一笑。

        “小嘴儿越来越甜了!”他腾出一只手捏着我的鼻子,“说,有没有想过本仙尊?”

        “有啊!”我如实回答,“每隔十年我都会跑去灵鹫台等你的来信,可是,每次你都不回来,哼!”

        “没办法啊,本仙尊要讨老婆嘛!”

        他脸上露出一丝羞涩的笑,我往他身后看了看:“那你讨到老婆了吗?”

        “还没有。”

        “啊?我都有老婆了。”

        “啥?”

        他瞪着眼瞧着我。

        “是啊,主人就……”

        “咳咳!”没等我说完,主人不知何时来到身后,清了清嗓子,南羽忙放了我的手,朝他行了一个大礼。

        “千樱殿下。”

        南羽话刚落,他身后不知怎的冒出一大群漂亮的男女,都恭敬地朝主人盈盈一拜:“恭迎千樱殿下。”

        “不必多礼。”主人微微一笑,示意他们起身,然后走到南羽身前,询问,“你的伤势好了吗?”

        “多谢殿下关心,复原得差不多了。几日后的大赛应该没有问题。”说着,侧身跟在主人后面,随着接引人顺着石阶往山上走。

        我凑过去,惊奇地问道:“南羽仙君,你五百年前受的伤还没有好?”

        “本尊体质娇弱不行啊!”南羽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哈,难怪你找不到老婆。”

        “你又没有老婆,懂什么懂!”他朝我露出一个不屑的目光。

        “主人就是我老婆。”

        “哎哟!”

        南羽脚下一歪,顺着石阶滚了下去。

        众人立足惊呼,纷纷下去扶住南羽,这时人群中走来一个穿绿衣,头戴翎羽的女子,停在南羽身前,轻声问道:“南羽仙君没事吧?”

        那女子穿着一件绿荷色金丝镂空长裙,隐露出雪白的胳膊和背脊,皓腕缀着彩色贝壳,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漂亮得耀眼。

        南羽脸顿时红到耳根,声音有些结巴:“我……我……没事。”

        那女子微微一笑,转身走进一群少女中,看了我们这边一眼。

        主人回头看着南羽,又看看我,冷声道:“猫年年,你是不是又捣乱了?”

        “殿下,是我自己不小心崴了脚。”

        南羽喘着气跑了上来,白皙的额头上布了一层薄汗,目光却依旧落在那女子身上。

        我眨了眨无辜的双眼,趁主人转身之际,跟着南羽看那女子,点头赞道:“她长得可真美。”

        “哼!我们鸾族哪个长得不好看!”

        南羽骄傲地仰起头,跟在千樱身后,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

        他说,他好不容易清静了五百年,可不想惹上我这个倒霉兔子。

        他虽这么说,却又忍不住对我侃侃而谈这白羽山的一草一木,还有几日之后的比赛。

        我这才知道,原来鸾族并非仙,实属灵鸟圣物,只是从祖上大鹏仙君开始,他们中的优秀者就会被推荐去天庭保护神的后裔,然后位列仙班。

        南羽仙君因守护千樱,成为几千年来鸾族中唯一位列仙班的尊者。

        我们原本打算隐名来白羽山,然而辟邪现身,众人皆知主人的身份,更让我吃惊的是,鸾族的少男好女精力非常之充沛,比如:大半夜的还守在我们的阁楼下唱歌跳舞至天明。主人受族长邀约观赏秋菊,我骑着白翼跟在后面,就被人用花给生生砸下来了。我们去冰池钓鱼,一群少女围在岸边高歌,吓得鱼都不敢冒出水面,饿得我想满地打滚。

        但是,如主人之前教导,凡事都有好坏。

        比如,不过几个夜晚,我竟然学会了鸾族的歌曲。那些花被我和南羽仙君编织成花环,缀满了整个阁楼,主人取名为:暗香来。每天早上一起床,就能看到吊脚阁楼下摆满了几筐新鲜的鱼。

        七日之后,就是鸾族最大的盛典。一大早,南羽就穿着鲜艳,打扮俏丽,不停地追问我好不好看,然后站在镜子前面将头发梳了一次又一次,衣服也换了无数件。

        我只得一遍一遍地对他说:“我们南羽仙君最最最最最厉害了。”

        结果等我们赶去白羽山顶时,那儿早就人山人海,个个盛装出席,男子都穿着金色长袖,白羽绾发,女子都穿着露臂镂空装,头戴翎羽,身佩闪闪金片,反射着阳光,让整个百花盛开的白羽山看起来五光十色。

        我们刚出现,人潮躁动,随即漫天花簇朝我们飞来,有了上次的教训,主人直接将我抱在身前,由辟邪带我们落在准备好的高阁观台之上。

        刚落座,我发现族长旁边坐着一个身穿金色套装,头戴水晶冠,眉间缀着蓝色翎羽的漂亮姑娘。我瞧着面熟,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南羽摔倒前去扶住的姑娘。

        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她回头对我微微一笑,目光迅速扫了我身后一眼。

        我回身看向南羽,发现他竟然紧张得在发抖,还没等我问话,他就匆匆下了高台。

        我知道他定是参加比赛,对着他消失的地方大声地喊道:“南羽加油。”

        主人将我的脸掰向正前方,轻声道:“那是族长的女儿,叫白翎。”

        我吃惊地看着主人绝美的侧脸:“主人怎么知道我要问什么?”

        “看前面!比赛开始了。”说着,又将我的脸掰正,而此时,天边传来一阵优美的歌喉,祥云之中,十几只鸾鸟展开翅膀,御风而来,它们身姿优雅,尾羽修长,犹如展翅而开的孔雀,在空中摆出各种优美的姿态。

        其中一只青鸾,在空中如飘花飞落,又如光影流转,声如天籁,一出场就震惊了全场,天地之间,它歌声殷切,凄婉深切,缭绕天际。

        天有青鸾,海有鲛人,它们的歌声宛如天籁,让人闻之永生难以忘怀。

        我虽不懂歌词之意,却也和其他人一样,听得如痴如醉。

        那青鸾身形一闪,化成人形,带着山涧明月、朝露清风般的笑容站在云端上,风姿绰约,整个白羽山顶万籁俱寂,众人都没有从他歌声中醒悟过来。

        “呀!”我激动得从位置上跳起来,奔到围栏边,朝那云端俊美男子挥着捡来的花束,“南羽仙君,南羽仙君!”

        于是,下方人潮跟着传来了齐声欢呼:“南羽仙君,南羽仙君!”

        一时间,南羽的名字响彻了整个白羽山,久久回荡。

        这一场比赛,南羽仙君拿到了第一名,他下台的瞬间,却是将我紧紧地抱在怀里,颤抖地说:“兔子,谢谢你。”

        “咳咳!”

        身后传来主人不悦的声音,南羽这才慌忙将我放开,我却趁机在他耳边说:“刚刚白翎公主一直在看你哦。”

        这话是主人偷偷告诉我的,我以为南羽会高兴,谁知道,他脸一红,对我张牙舞爪:“你个死兔子。”

        我吓得忙扑到主人怀里,南羽没办法,只得跺了跺脚,脸却红到了耳根。

        盛典之后,便是庆功宴,据说所有白羽山少男少女都会穿着最漂亮的衣服,在山间平地架起十丈高的篝火,大家围着篝火载歌载舞,彻夜欢庆。

        主人喜静,若非因为南羽仙君参赛,依他的性子,定也不会去那上午的比赛,所以任由我怎么说,他就是不愿去那篝火晚会。

        南羽仙君替我穿上他亲手做的鸾族少女衣服,红色镂空纱裙,露出白皙的手臂和肚脐,腰间吊着小铃铛,走动时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长发被编成小辫子垂在腰间,上面缀满了亮晶晶的闪片。

        “上次替你穿衣服都是五百年前了。”南羽满意地看着我的模样,“还以为你学会穿衣了,没想到还要我这鸾族第一美男亲自动手。”

        远远看着那一簇篝火和唱歌的人,我将花环戴在头上,就拉着南羽出了阁楼,却看到主人持书懒懒地靠在八卦邪榻之上,旁边立着一盏青玉雕饰莲灯,折射出他脸上一层素淡光晕,迷离柔美。

        见我们出来,他微微抬起眼帘,睫毛似羽,目光落在我身上时,凝碧色的眼瞳微微一闪,怔了半刻。

        我忙低下头,发现自己没有穿鞋,正要藏住一双裸脚,主人却走到我身前,将我的手从南羽掌中扯回来,牵着我下了楼。

        篝火边上围着上百个少男少女,他们盘膝坐在草坪之上,身前放着美食玉酒,而中间,一个少女正在唱歌,她歌声虽不及南羽好听,却也清脆动人,引来阵阵喝彩。

        我们找了一个角落坐下,已有人奉上了瓜果美酒,那唱歌少女目光落在我这方,眸色闪动,竟朝我们走来,取下头上花环,羞红着脸躬身献给主人。

        顿时,整个人群爆发出欢呼声。

        主人却朝那女子举起酒杯,薄唇勾笑,眼底却是波澜不惊,仰头饮掉杯中酒。他黑发未绾,肆意地垂落在肩头,映着皎皎明月,那浅笑饮酒的动作优雅中带着一份邪肆的迷人气质。

        周遭一时静默,不知是被主人惊艳住,还是因为他拒绝了那少女而唏嘘不敢出声。

        然而,很快,另外一个少女踏歌走来,再度向主人献出了头顶的花环。

        眼底同样静止如水,主人举杯拒绝,这一晚,我都没有数清,主人到底喝了多少杯。

        虽有无数少女失望离开,然而篝火气氛却越来越热烈,甚至他们唱歌时,我也忍不住跟着哼唱。

        这时,我的目光注意到另外一个角落,安静坐着的黄衣少女——白翎。

        我正要告诉旁边的南羽,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一个雪青衣衫的鸾族少年竟走出人群,唱着热切的歌也朝我们走来。

        我激动地拍手,没想到真的有少年会向主人献花啊,我偷偷观察主人微红的面颊,听得那少年问:“请问姑娘叫什么名字?”

        姑娘?

        我愣了半晌,才发现那少年正瞧着我。

        “我叫猫年年。”我礼貌地答道,朝他微微一笑。

        少年脸突地绯红,然后取下脖子上的花圈递到我面前,耳边顿时传来了南羽仙君的抽气声。

        “哇!”竟然有人向我鲜花了!

        我开心得不知所以,正要起身去接,哪知,一道冷飕飕的目光从右而来,我望过去,对上了主人冰冷的碧眸。

        他冷笑着说:“接吗?”

        我吓得忙朝那少年摇头,看到那少年眼底的失望,我拿过主人的酒杯,学着他的样子,潇洒地一饮而尽,却被呛得直咳嗽。

        主人轻轻拍着我的后背,我这才发现,他眼底掠过一丝流光溢彩的笑,如碧波荡漾,泛至眼角,却在抬头看向众人时,瞬间收住。

        酒入口,清洌甘香,入胃之后,却又浑厚绵长,一杯下肚,我面色潮红,有些醉意。

        随后又出来了几个男子,竟朝那白翎公主献花,却都被一一拒绝,火光中,她静静地微笑着,目光却不时落在我们这一处。

        身侧一直静默喝酒的南羽突然起身,美妙歌声绕绕传来,殷殷切切,众人静默倾听,又是一番陶醉,最后,南羽仙君似鼓足勇气,走到白翎公主身前,取下了花环。

        我顿时捂住胸口,只觉得分外紧张,紧紧地盯着白翎公主,可是,她并没有抬起手,只是默默地注视着南羽。

        时间似过了许久,我看到南羽有些绝望地要闭上眼睛时,白翎公主起身,眼眸闪烁,朝他盈盈一笑,然后伸手接住。

        人群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我大松一口气,终忍不住内心澎湃,转身激动地抱住主人。

        发间的馨香伴着浓烈的酒香,我的唇贴在他脖子上,细腻温暖,那柔软发丝落在我眼角,像一双温柔的手,轻轻地放在我心门,然后叩响。

        我起身,退了几步,面对着主人,他面容如画,在月光下流淌着惑人的光泽。

        绵延入肺的酒让我有些站不稳,我触及他的双瞳,如深海碧波,浩瀚无边,一时间无法逃脱,便轻声唱道:

        隰桑有阿,其叶有难,既见君子,其乐如何。

        隰桑有阿,其叶有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

        隰桑有阿,其叶有幽,既见君子,德音孔胶。

        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我的声音不如南羽那般美若天籁,也没有其他女子的那种明媚,但周围也慢慢静下来,数百双眼睛看着我,我心中有些害怕,可主人眼眸中闪过的耀眼光芒又让我镇定下来。

        我取下头上的花圈,递向主人。

        他一手持着玉杯,一手撑着身子,眼眸微眯地看着我,嘴角却泛起一丝冷酷:“猫年年。”

        他喊了我的全名,往昔,只有犯错时他才会喊我的名字。

        “你可知道这花环的意思?”

        他声音低沉,带着醉酒后的慵懒,缭人心扉。

        静默片刻的众人听后,好似明白了什么,发出阵阵笑声。

        我微茫然,便看见南羽不知何时拉着公主的手,站在了我的身边,而那白翎公主脖子上戴着南羽的花环。

        “傻兔子,这花环是向心悦之人求爱之意!”

        南羽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快下去,别玩了。”

        “我没有玩。”

        我看着主人,发现他的目光亦深深地盯着我,白玉纤指玩抚着酒杯边缘。

        “你知道求爱是什么吗?”南羽见我不懂,微红着脸看着旁边的公主,道,“就是求得喜爱之人,讨她为老婆。”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我心中顿时一急,竟有些快哭之意,将花环往千樱面前又是一塞,盯着他向其他人大声地说道:“千樱就是我老婆。”

        我的解释反倒让周围笑声更大。我只有望着千樱,仍不见他有任何动作,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我生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南羽见众人都嘲笑我,伸手要拉我回位,主人停止玩杯的动作,声音清冽盖过众人:“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的意思是说:既然心中爱他,那就亲自告诉他。既然爱之,那就永生都不会忘之。”

        霎时,周围笑声渐小。

        说完,他眸光一沉,语气严厉:“猫年年,你明白了吗?”

        “年年明白了。”

        他薄唇往上牵出一丝弧度,又冷声:“那你记住了吗?”

        “年年记住了。”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用力地点点头。

        那一瞬,他唇边笑容溢开,如春暖花开,明媚至眉梢,凝碧色的眼底荡起潋滟的流光,如烟花绚开,光彩亮丽。

        他起身,在众人的惊愕之中,接过我手里的鲜花,顺势将我往怀里一带。

        我扑在他怀里,听着他铿锵有力的心跳,大声哭了起来。

        很快我的哭声在掌声和欢呼声中淹没下来。

        众人围着我和主人,南羽和白翎跳舞,欢歌笑语,说些我听不懂的祝福之话。

        篝火闪闪,主人眼底光彩四溢,然而,南羽的目光看向我,眉间却多了我不懂的忧虑。

        歌舞升平,然而,我却怎么都止不住内心的哭泣。

        “笨丫头,怎么还在哭?”

        主人坐在我身侧,将我夺眶的眼泪擦去。

        “刚刚这么多姑娘给你献花,难道都是要讨你为老婆?”

        他头戴我的花环,挑眉一笑,点点头。

        “哇!”我哭得更厉害,“原来她们是要抢我老婆。”

        “中心藏之,何日忘之,怎么会有人抢得走?”

        他唇边笑容漾至眼底,荡开层层碧波,柔声安慰我。

        那晚也不知道玩了多久,我睁开眼时,山间仍旧篝火通明,歌声响起不绝于耳,天空吐出一丝白雾。

        依稀间,我隔着纱帘看到主人和南羽正站在围栏上,看着东边,轻声交谈。

        “这五百年,你地处白羽山临混沌之界,可发现有什么异常?”

        “倒是没有妖魔入侵白羽,但我每日巡视临界,却清晰地感觉到最近几百年,混沌暗地,好似有一股邪恶的力量暗自增强。”

        主人声音恢复往日冷漠:“我们刚出南天门,人间便下起大雪,雷鸣电闪。”

        “八月飞霜,这是异象,恐是妖孽现世。”南羽惊呼一声。

        “一只妖精身带照妖镜,潜在人界帝君身上吸食仙气。那妖精,正是花暮影的女儿。”

        南羽蹙眉:“殿下是认为,此番妖界异常和花暮影有关?”

        “恐不那么简单。”主人沉吟半刻,“路过混沌之界时,辟邪的结界被人破开了。”

        主人说得漫不经心,可我却看到南羽眼底闪过的震惊。

        那日惊心动魄的一战,虽起至于片刻之间,可意识却告诉我,我们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

        那照妖镜被辟邪一击,就破碎成渣,而那晚袭击我们的人,却用一道蓝光破了辟邪结界。

        力量悬殊,一击之间,已见分晓。

        想起焦黑土地上立着的那道人影和挥之不去的猎艳蓝发,我浑身涌起一丝不可遏止的凉意。

        “照妖镜为雷公法宝,怎会落在花柔儿手里?”

        我凝神听着,想起那日逃跑的少女,原来叫花柔儿。

        “这事,恐怕需要走一趟人间才能知晓。”

        主人语气平淡,可语调却比往日缓了一调,他回过身来,静静地看着趴在窗台上的我。

        南羽寻着看来,面色露出一丝惊诧,然后朝主人行礼离开。

        吊楼白云交相辉映,倒映在碧水清波里,簇拥着花骨含羞的木芙蓉,林间微风扶摇,抖落梅瓣纷扬洒落。

        主人带着辟邪去人间了,他告诉我,七日之后便会回来,让我在芙蓉台等他。

        南羽仙君每日需去临界巡视一周,却又不放心将我独自留下,便将我带上,刚出行,便见一个漂亮的女子提着食盒立在前方。

        “南羽老婆。”

        我看清那人,高兴地唤道。

        我们落在白翎身前,她和南羽脸顿时一红,只是垂着眼眸,谁也没有说话。

        “南羽老婆,你手里拿的什么?”

        她红着脸将食盒递给我:“听说仙子爱吃鱼,我便提了一些来。”

        “南羽老婆真好。”我双手接过,对漂亮的白翎更多了一份好感,“我和南羽仙君要去巡视,不如你和我们一块吧。”

        没等白翎回答,我拉着她就上了祥云。

        一路上,南羽表现得出奇的安静,只是时不时地回头,看我们两眼。

        天空突然落下一道彩虹,我惊奇地叫道:“哇,彩霞仙子今天竟然编织彩虹了,真漂亮。”

        “彩霞仙子?”

        我便告诉白翎这天界有专门管理云彩的彩霞仙子,也有专门替夜幕布星的摘星仙子。

        “彩虹,难道不是牛郎和织女相约见面用的吗?”

        白翎眨着鹅黄色的睫毛,疑惑地问我。

        “那是鹊桥。”

        前面南羽笑着回答,白翎脸顿时绯红,紧紧地靠着我。

        “谁是牛郎和织女?”我看她面色怪异,便低声追问。

        “传说,织女仙子有一日偷入凡间洗澡,却将衣衫落在了湖边,被牛郎拾得,随后一仙一人相爱结婚,并且生下了一对乖巧的儿女。哪知帝君发现织女仙子不在,将她捉回,让这对恩爱夫妻分离。牛郎便带着一双儿女,苦寻织女多年,终得感动帝君,才允许他们一年在鹊桥相见一次。”

        “为什么帝君要将他们分开?”

        “因为,人仙非同族。”

        我大惊,想起了混沌之界,还有那漂亮的花柔儿:“人仙被关起来,那仙妖呢?”

        南羽和白翎皆用震惊的目光看着我,半晌,她道:“仙妖更是违逆天道。如果我没有记错,三千年前,有一个仙子误入混沌之界,爱上了一只妖精,天庭震怒,对她施以仙刑,让她思过。哪知,她纵身跃下坠仙台,成了一只堕仙,欲随那妖精而去。”

        说到这里,白翎露出惋惜的神色,长叹了一口气。

        我忙问:“那最后他们在一起了吗?”

        白翎难过地摇摇头:“堕仙会改变容貌,且被诅咒无法向别人告知自己的身份,所以,她所爱之人,已经不认识他了。”

        我心中莫名悲愤难鸣,却不知道如何表达,一时间被这两个故事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过去五百年,我的所学所识全是千樱教授,却都只是书籍典故和法术修行,并未接触过这种故事。

        心内莫名悲愤难鸣,伤情难止,又有些难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