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云绾宁墨晔在线阅读 - 第2227章 主母,冤枉啊!

第2227章 主母,冤枉啊!

        许久没有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了。

        眼下骤然听到……

        云绾宁还愣了一下,以为是她出现幻听了呢!

        直到如墨又惊又喜地冲向门口,对着刚刚出现在门口的如玉胸口就是一拳,云绾宁这才回过神来,“哟!这不是东郡八皇子么?!”

        “好小子!”

        如墨甚少这般激动。

        他先是给了如玉一拳,接着重重的抱住了他的胳膊,“你这小子,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怎的一声不吭?!”

        如墨的性子比如玉稳重多了。

        可眼下他竟能如此激动,足以可见他有多高兴!

        对于和如玉的重逢……

        云绾宁说不激动,那是假的。

        虽说这个狗东西把盛世晴害成这样,当初也间接的帮了云汀兰他们一把。可不管怎么说,如玉始终与他们一条心!

        况且如玉也的确一心一意为他们做事。

        即便如今他已经贵为东郡八皇子,甚至南宫云日有心让他当上东郡太子。

        可他心里,仍把他当做如玉而已,当做墨晔和云绾宁的人!

        “好久不见。”

        他冲如墨点了点头,兄弟二人激动地拍了拍彼此的后背。

        然后,如玉这才来到云绾宁身边,作势就要跪下,却被她一把给拽住了,“你这是做什么?”

        “主母……”

        “你如今可是东郡八皇子,你这是要跪我?”

        云绾宁轻轻挑眉。

        “那又如何?你一日是我的主母,便终生是我的主母!不管是东郡八皇子,还是什么什么八皇子,我永远都是如玉。”

        说着,如玉咧嘴笑了笑,一膝盖跪在了她面前。

        “意思意思就行了,快起来吧。”

        云绾宁一把把他扶了起来。

        如玉也没有矫情,掸了掸腿上的灰尘,这才一本正经地说道,“主母,方才您可是想见我?”

        “可不是么?”

        云绾宁点了点头。

        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她赶紧又问,“对了,你可去见过夫君了?”

        如玉立刻点头,“那当然了!属下回来第一件事就去见过主子了。否则,岂敢会出现在这里?”

        这还差不多……

        云绾宁收回目光,又狐疑地皱了皱眉,“你怎么会出现的这么及时?”

        说起此事,如玉便故作深沉,“主母,此事说来话长啊!”

        “那就长话短说!”

        云绾宁一巴掌拍了过去——虽说多日不见,但眼下见到,他们之间并没有生分。

        似乎,他们还是从前的主仆关系。

        云绾宁没好气地瞪了如玉一眼,“你瞧瞧,晴儿为了你都变成什么样了?”

        如玉这才言归正传,神色重新变得严肃。

        他看着昏迷不醒的盛世晴,眼中的愧疚与心疼闪烁不定。

        “主母,晴儿她……”

        若说当初离京时,他对盛世晴有的只是愧疚与自责。那么后来与她也算是同生共死了一回,从那以后他满脑子都是她的身影!

        尽管从前的盛世晴刁蛮又惹人讨厌。

        可是后来,她到底是做出了改变。

        她并非天生就这么讨人厌。

        盛世晴的性子,很大一部分原因与盛夫人有关。

        “捡回了一条命。”

        云绾宁冷眼看着他,冷哼一声,“如今我便把晴儿交给你了!你自个儿看着办!”

        “晴儿若是能活,你就能活。晴儿若是活不了,那你也别活了!”

        盛世晴眼下的情况有些复杂。

        她是割腕自尽,便是已经心灰意冷,对今后没有了半点期望与信心。

        虽说眼下她已经尽力把她救回来了……

        但是救回来的是她的命,不是她的心!

        这会子盛世晴还未醒转。

        倘若她已经没有了求生的意志,就算她再把她救活,又有什么意义?

        云绾宁自然不是这般霸道专制之人。

        她虽心疼盛世晴,对如玉的气愤却也早已打消了。

        之所以会故意这样“威胁”他,也是想试探如玉对盛世晴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是爱情,还是愧疚,亦或者是怜悯。

        若他对她也有意,她好歹能助攻一把!

        如墨明白云绾宁的意思,却也并未说破。

        他只拍了拍如玉的肩膀,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盛小姐为你付出那么多,你自己看着办吧!”

        如玉皱了皱眉,有些不明白如墨这番话。

        当初因为桂儿,如玉把盛世晴害得遍体鳞伤!

        此事固然是他不对。

        但他思来想去,也没有想到盛世晴为他付出什么了呀!

        若真要算的话……那就是名声?!

        盛世晴与他有过婚约,因为桂儿一事取消了婚约。

        可当初要订婚的人是盛世晴,主动取消婚约的人也是她。

        如玉神色复杂。

        他此次赶来朝天县,一是有重要的事与云绾宁他们商议。其二,也就是为了盛世晴了……

        他心里有她是一回事,可如墨给他扣“屎盆子”又是另外一回事!

        只瞧着他眉头紧皱一脸不解,如墨便知道这个混账东西还是不知道,当初盛世晴为了救他、把最重要的东西给了他的事儿!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等盛小姐醒来,你们好好谈一谈吧。”

        “她不愿意。”

        如玉轻声说道,“这些日子我给她写信无数,却没有收到一封回信。”

        “可见她仍是对我恨之入骨,不愿意再多看我一眼了吧……”

        他叹了一口气,愁眉不展。

        听到这话,云绾宁抬脚就踹了过来,“你一直没有收到晴儿的回信,就不知道亲眼来瞧瞧她过得怎么样么?就不担心她的安危?!”

        她一直没有收到盛世晴的回信,都会担心不已,特意前来探望。

        如玉写信无数,一封回信都没有收到,居然还能心安理得的等这么久才来?!

        “主母,冤枉啊!”

        如玉立刻抱头喊冤,“属下以为,以为晴儿还因为那件事对属下恨之入骨,所以宁死也不愿意与我有任何牵连……”

        他与盛世晴的裂痕犹在。

        如玉会这样认为,倒也有几分道理。

        云绾宁无奈叹气。

        方才他刚刚出现的时候,虽说还有些吊儿郎当的,一如从前的混账模样。

        不过,到底在东郡做了这么久的八皇子。

        周身倒也带着几分贵气,与从前的混样子些许不同。

        眼下这一抱头,那“猥琐”中带着几分滑稽逗比的气质又出来了……

        “主母,属下冤枉啊!”

        “冤枉?你那是蠢!是后知后觉的蠢!”

        云绾宁刚翻了个白眼,房门就被人一把推开了!

        紧接着,一道身影快速朝着他们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