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剧透在线阅读 - 第20章 魔灾突现

第20章 魔灾突现

        黎明。

        绚丽的晨曦从东方缓缓洒落,宛若给整座黑石城都镀上一层金色。

        方夕回到自家府邸,换了一身衣服。

        “陆蛇不堪一击,倒是死前透露出来的消息值得重视……”

        昨夜,借助符箓之力,他顺利至极地灭了红蛇武馆的高层,而外围弟子还一无所知。

        并且,也利用陆蛇,完成了自己的一项实验。

        ‘真力武者对上下品法器,依旧会很吃亏……骨骼比普通人稍微硬一点,但只要避开几处坚硬骨骼,专攻要害,就能轻易以弱胜强!’

        想到昨夜见到飞剑之术时,陆蛇满脸震惊的表情,方夕依旧觉得十分有趣。

        ……

        用完早餐之后,方夕便来到白云武馆。

        “师弟,你终于来了。”

        慕缥缈在武馆门口,看见方夕,顿时眼前一亮,抓着方夕的手就往内院走。

        “师姐,这是出了何事?”

        方夕感受着四周弟子们诧异的目光,手掌不动声色地从慕缥缈手中脱离开来。

        “爹爹的一位好友来了,郝伯伯同样是一位武馆之主……”

        慕缥缈言简意赅地介绍了几句。

        ‘哦,就是慕苍龙来客人了,想让我去撑撑场面?’

        方夕大概听懂了,也就没有拒绝,跟着慕缥缈进入客厅。

        “哈哈,这位便是世侄女吧?出落得越发水灵了。”

        大堂之上,慕缥缈跟一位红脸壮汉正分宾主落座。

        那红脸大汉见到慕缥缈,顿时眼睛一亮,又对身边一个红袍青年吩咐:“还不去行礼?”

        “在下郝岚,见过穆姑娘。”

        青年大概是郝馆主的子侄,一脸温和笑意地上前。

        “我这侄儿天赋没的说,如今不过十九岁,便已经是气血三变的境界了……”

        郝馆主哈哈大笑。

        “哈哈……我这个不争气的女儿,二十岁才破入气血三变的境界。”

        慕苍龙不动声色地喝了一口茶,又指了指方夕:“倒是这个弟子不错,今年十七岁,也是气血三变。”

        “什么?”

        郝岚的脸色顿时精彩起来,仿佛被人砍了一刀似的。

        “哈哈……我还有要事跟慕老哥商量……”倒是那位郝馆主,略微震惊一下之后,就恢复了正常。

        “嗯,缥缈,方夕,你们带郝岚出去转转,年轻人就要多加亲近。”

        慕苍龙神情也变得郑重起来。

        方夕与慕缥缈各自行了一礼,走出客厅。

        临出门之前,方夕耳朵动了动,郝馆主充满担忧的声音就传入耳中:“……慕老哥,之前围剿妖兽的事情,恐怕别有蹊跷啊!”

        ……

        ‘之前围剿妖兽,到底出了什么大问题?’

        方夕正在思忖间,旁边的郝岚见到慕缥缈眼睛时不时望向自家师弟,顿时起了点年轻人的意气:“这位师弟竟然十七岁就突破气血三变,郝岚佩服,不若……我们比试一番,如何?”

        “这个……不必了吧?”

        方夕拒绝道。

        以他如今武馆主的境界,普通气血三变,那就是一腿一个啊。

        “怎么?在慕姑娘面前,方师弟莫不是……怕输?”郝岚笑了一下。

        他自认少年人容易上头,被这么一刺激,必然会中招。

        熟料方夕只是暗自翻了个白眼,懒得跟小孩子计较:“嗯……那我认输好了,郝兄实力过人,在下自愧不如!”

        “嗯?”

        郝岚瞪大眼睛,似乎重新认识了方夕。

        良久之后,才重新吐出一句话:“我从未见过如方兄如此之人……”

        ……

        “慕老哥,今日之事,还请千万放在心上啊。”

        白云武馆正门。

        郝馆主带着侄儿,与慕苍龙告别。

        慕缥缈与方夕站在人群中相送。

        “你方才……为何直接认输?”慕缥缈靠近方夕,悄悄询问。

        “没有意义的架,为何要打?”方夕反问一句,低垂眼睑。

        与其跟小孩子争锋,不如考虑一下黑石城最近诡异的气氛。

        似乎……自从上次猎妖之后,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他神游物外之际,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呼:

        “杀人啦!!!”

        声音高亢,几乎划破天际。

        “嗯?”

        方夕皱起眉头,跟随武馆众人,来到声音传来之地。

        转过一个街角之后,就见到一群人狼奔豚突,躲避着身后的几个……怪人?

        “这是……什么鬼东西?”

        敏锐的目力,让方夕见到了这些怪人的真容——脸颊消瘦,七窍之中有木须模样的物事冒出。

        此时,一个怪人随手抓住身边的某个路人,一道道根须就扎入对方体内。

        “啊!”

        这无辜路人惨叫着,身形飞快缩小了一圈,双目逐渐变得无神起来……

        ‘感觉……很像某种傀儡?’

        作为修仙者,方夕的见识还是非常广的。

        见到这一幕,瞳孔猛缩之际,更有些无语:‘搞错了……曾经的我好傻好天真,还以为这是个低武世界来着……’

        “救……救我!”

        “呜呜……娘亲……”

        怪人与恐惧宛若有传染性一般,飞快在人群中扩散。

        大量人流慌不择路地逃跑,一个小孩跌在路边,呜呜哭泣着。

        “快起来。”

        郝岚一把抓起小孩,飞快退向武馆众人方向。

        “慕老哥!”郝馆主狂吼一声,双拳宛若滚石一般,砸向其中一个怪人。

        噗!

        真力所过之处,这怪人直接被打得脊椎断折,半边身体断裂。

        “郝老弟,快躲开!”

        慕苍龙却是眼角一抽,惊呼一声。

        “啊!”

        郝馆主却是痛呼一声,望着自己的手掌,只见那上面不知何时,已经多出几个血洞。

        “起码是大妖,甚至可能是……”

        慕苍龙神情变得无比凝重,暴喝道:“白云武馆弟子听令!马上退回武馆,据墙防守!”

        “遵命!”

        慕缥缈望了自己父亲一眼,带领师弟退回武馆。

        方夕抬眼看去,就见到慕苍龙正手持一根精钢铁棍,与一头怪人厮杀在一起。

        他望着街边倒塌的货架,一个泼浪鼓在地上滚了几圈,最后停在他脚下。

        这看似繁华的盛世,就如同肥皂泡般,一捅就灭了……

        速度是如此之快,当真令人有种幻梦之感。

        “快走!”

        郝岚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那个小孩可怜,顺手就给救了。

        而等到回过神来之时,已经有数头怪人围了上来。

        这一次的怪人与之前几个不同,七窍之中并无树须探出,但身上都烙印了诡异的黑色印记,宛若蝌蚪一般蠕动,覆盖大半脸颊,宛若狰狞面具。

        “看我家传……滚石拳!”

        他深深吸气,气血三变的强大力量,宛若狂涛怒雷般击出。

        砰砰砰!

        咔嚓!

        郝岚惨叫一声,感觉右手的骨头都断了。

        他看着一头飞扑过来的纹面怪人,不由惨笑一声,闭上眼睛。

        轰!

        下一刻,巨响传来。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走!”

        方夕一脚将某个怪人踹飞,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柄青色短剑,又在飞扑而来的怪人身上一划。

        一颗颗暗红色的血液飞溅,残留在剑刃之上。

        ‘拿到一点血液了,可以回去研究一下,或者拿去修仙界找人看看……’

        方夕出来的主要目标还是拿个样本,至于郝岚?

        不过是看对方之前救小孩的举动,略有点好感,就随手救一下。

        作为修仙者,就应当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好……好厉害!”

        郝岚几乎傻在那里。

        作为刚刚交手的对象,那些怪人有多难缠他再清楚不过。

        自己只是几招就断了手,而方夕对付起来竟然轻松至极。

        想到之前对方坦然认输的场面,郝岚的脸颊不由变得跟猴子屁股一样,都是给羞燥的:“我好傻,真的……”

        ……

        时间稍微往前。

        黑石城,大凉官府所在。

        府衙后院。

        一头又一头妖兽浮现,当初的双头妖狼,乃至几位失踪的武馆主,赫然都在其中。

        地面之上满是血液,四周已经没有一个活人。

        而一头头被寄生的妖兽与强大武者汇聚在一起,忽然凄厉地咆哮几声,血肉纷纷炸开。

        无数鲜血、骨肉飞溅之间,一道道藤蔓般的物事浮现,互相虬结,长出长长的根须,扎入地面。

        很快,一株诡异的漆黑大树就从血肉中生长出来。

        无数根须自白骨与骷髅头中探出,支撑着漆黑巨树的主干,一根根宛若血管的纹路浮现在树皮之上,巨大的黑色树冠当中,似乎有一张张脸庞若隐若现。

        一道道黑色的气根从半空中落下,扎入从附近出现的怪人体内。

        生与死,邪恶与美感……

        种种协调与不协调、对称与不对称的东西,都可以在这诡异的生命之上找到!

        在这一株诡异的黑血巨树浮现之后,它巨大的树冠肆意向周围扩张,有淡薄的雾气浮现,不断变得浓稠……

        “该死,是‘魔’!”

        不远处,元合山分部的高手俱在,为首者正是令狐阳!

        令狐阳望着这一幕,恨得咬了咬牙齿:“黑石城附近妖兽频繁迁移,是因为诞生了一头‘魔’!此时这魔头已经选择黑石城中心扎根,黑石城……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