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剧透在线阅读 - 第40章 赐名

第40章 赐名

        沿着大路方向,可以看到一个小男孩一边哭喊,一边沿着路跑跑停停,正是狗儿。

        “发生了什么事?”

        衣袂飘飞之间,方夕三人已经将狗儿团团包围。

        “呜呜呜……你们快去救老大!老大被怪物缠上了!”狗儿看见方夕三人,跟看见救星一般,连忙扑上来。

        “什么?又有怪物?”慕苍龙一阵头大:“什么样的怪物?”

        “呜呜……不……不知道……根本看不见,老大身上就流血了,还有小云、小殊……”

        狗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莫非……又是一头‘魔’!”

        慕苍龙神情凝重。

        “不!绝对不是魔!”韩胖子冷静了一下,分析道:“俺老韩曾看过一本古籍,那上面说‘两魔不相见’,意思是在一片地域之内,只会出现一头魔!而黑石城已经有了妖魔树了,张骏鸣遇到的,应该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妖!”

        “妖么?”

        方夕摸了摸下巴。

        如果张骏鸣遇到的是另一头魔,他绝对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不过妖就不一样了。

        他本来就有狩猎妖兽拿去卖肉的打算!

        这‘长春诀’的修为迟迟没有进展,看来是时候去购买丹药,借助丹药之力修炼了。

        而这就需要灵石,许多许多的灵石!

        “慕师傅,你带狗儿回车队,我跟韩胖子去看看!”方夕想了想,立即做出决定。

        “为何是俺老韩?”韩胖子脸上略有些郁闷。

        “自然是因为你实力更高了。”方夕哈哈一笑,暗道哪怕遇到危险,这座肉山既可以挡灾,目标也比自己大,不选他难道选慕苍龙么?

        ……

        密林内。

        虬结的古树根茎之上遍布血迹。

        方夕眉头一动,从树杈上扯下一截布料。

        “是张骏鸣所穿!”

        韩胖子扯出一条手帕,擦拭着脸上的油汗:“看起来,张骏鸣已经无幸了,方兄,要不咱还是先走吧?这地方怪渗人的。”

        “是啊……看不见的妖,挺有意思的。”

        方夕若有所思:“或许……对方捕猎之后,还未离开呢?”

        这么想着,他暗中运转长春诀,让两丝木属性法力进入双眼。

        这是修仙者的灵眼之术!

        当然,没有经过特殊修炼的灵目,在修仙界的作用其实并不大,主要还是在凡俗用来寻找具备灵气的物品。

        不过在大凉么?

        妖魔肉之类,也是算比较富含灵气的。

        方夕眼中闪过一重青芒,扫视四周。

        忽然间,他身形猛地一滞。

        只见在韩胖子边上的古树间,正趴着一头半透明的怪物!

        对方似乎通体都用玻璃制成,在丛林间来去无踪,一条舌头已经慢慢垂落,到了韩胖子的身边。

        “孽畜!”

        方夕舌绽春雷,一拳向韩胖子砸去。

        “啊!”

        猝不及防之下,韩胖子下意识全力运转‘吞天功’防御,旋即便感觉一条极长的东西绕了自己腰部一圈,还带着黏液与恶臭。

        “我勒个去,这是什么东西?”

        他怒吼一声,全身肥肉膨胀起来,好像一个圆球,竟然硬生生将那条怪物的舌头撑开。

        与此同时,方夕也一拳砸在怪物身上,混元劲爆发!

        砰!

        一连数重劲道爆炸,令绿色的血液飞溅。

        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

        这时候,韩胖子才发现地面之上,倒着一头宛若琉璃制成的怪兽,正在逐步恢复墨绿的色泽……

        这头怪物有着一丈,也就是三米多长,四肢锋利,带着鳞片,一双眼珠凸出,极为灵动地旋转,在脖颈位置还有一圈伞状领圈皮膜,远远望上去十分威武。

        “好大一条变色龙妖兽!”

        方夕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对方那一圈围脖似的皮膜,蓦然联想到狗狗的防护颈圈,突然就有些想笑:“哈哈哈……韩胖子,你刚才差点送肉上门了啊!”

        不得不说,这个胖子当肉盾还是挺合格的。

        而在他视线之中,这头变色龙妖的背部,正有一个巨大的血洞,周围是散乱的绿色鳞片。

        “该死的,今天差点栽了。”

        韩胖子脸上也带着煞气:“今晚老韩要吃这头妖兽肉!”

        怒吼当中,他巨大的身躯猛地跃起,宛若泰山压顶般落下:“吞天掌!”

        方夕摇摇头:“你怕是吃不了!”

        一边说,一边配合韩胖子攻击。

        这头妖兽其实实力并不太强,只是能隐藏身形,来去无踪,所以十分棘手。

        不过被方夕破去‘隐身术’之后,就变得一般般了。

        没有多久,它就肚子朝天,倒在地上,变成一具尸体。

        方夕也不客气,拿出一柄匕首,直接将这头妖兽开膛破肚,找到了张骏鸣的残缺尸首。

        “呃……看来是真不能吃……”

        韩胖子摇摇头,略有些遗憾。

        “唉……没想到今日一早告别,就是永诀!不过,没看到小云的尸体,或许逃走了?”

        方夕蓦然感到一点人生无常。

        毕竟也算认识一场,他跟韩胖子一起,将张骏鸣的尸体安葬了,然后打发韩胖子先走。

        确认韩胖子离开之后,方夕一拍储物袋,取出鬼头刀,脸上带着一点兴奋之色:“这头妖兽的皮应该能制成某些特殊法器……还有肉跟骨头,不错不错,可以卖一点灵石了。”

        在这一刻,他内心又感谢了那位送宝童子一句。

        若没有这位老铁赞助的储物袋,想要藏起这头变色龙妖兽的尸体,还真有一些麻烦的。

        ……

        车队。

        “你放心……大师兄武功过人,已是武师级高手,必然能将你老大带回来的。”

        慕缥缈正安慰狗儿。

        忽然,远处一座肉山冉冉飞来,落在狗儿面前。

        “我老大呢?”狗儿立即询问。

        “死了!”

        韩胖子叹息一声,将一截染血的衣物交给狗儿。

        狗儿顿时哭得背过气去。

        “人生在世,便是如此,看开一点吧……”韩胖子摇摇头,回到自己马车上享乐去了。

        嗯,匀了一辆马车出来之后,他就将小妾都叫到自己马车上了,让众人不得不佩服他那匹拉车的骏马,简直就是神驹啊!

        “老爷回来啦!”

        韩胖子回到车厢,顿时就被几条粉嫩的手臂包围。

        “嘿嘿……”

        他随手从车座下面取出一瓶美酒,对着喝了一口:“嗯……回来了。”

        眼睛惬意地眯起,只剩下一条缝隙:

        ‘那個方夕,身上绝对有秘密,不过不关我老韩的事。’

        ‘乐天逍遥,才能养生长命啊……我不贪啊我不贪,每天能娇妻美妾,吃饱喝足,开心就好,开心就好啊……’

        ……

        没有多久,方夕也回到了车队。

        “启程,继续出发!”

        他看了看车队众人,发布命令。

        队伍缓缓前行,方夕来到狗儿身边:“你还有地方可以去么?”

        “没了……”

        狗儿双眼无神,望着前方。

        “那就跟我们一起去三元城吧,我引荐你拜入白云武馆,总能混口饭吃!”

        方夕没有丝毫负担地准备甩包袱给慕缥缈。

        反正慕苍龙到了三元城,大概率还是要迫于生计,继续开武馆的。

        “对了,你有名字么?”

        “没有!”狗儿回答。

        “那我给你取一个好了,就跟着张骏鸣,姓张吧……至于名字么?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就叫张醉……不对,张酩酊好了!”

        “张么?”狗儿想了想,旋即重重点头:“我就叫做张酩酊了!”

        “嗯,甚好!”

        方夕颔首,蓦然觉得张骏鸣这个人,在世界上又有了一点延续。

        这正是古人所追求的。

        ‘呵呵……可惜这种延续只是虚假!’

        ‘什么家族、血脉、精神延续,青史留名……都比不过自己活成历史!’

        ‘我一定要筑基,享得长生!’

        方夕眸子幽幽,却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志向。

        ……

        数日之后。

        青竹山坊市。

        方夕面色如常地回到棚户区。

        三日香早已散尽,并且一路走来,也没发现什么风声鹤唳的情况。

        毕竟坊市之外经常死人,大家都习惯了。

        只要死的不是重要人物,那就会被很快遗忘。

        ‘更何况……百巧楼要找也找的是一个卖太岁肉的凶神恶煞大汉,跟我这小灵农有个毛关系?’

        方夕搜寻一圈消息,暗自放下心来。

        不过隔壁的陈平不在,大概不是闭关就是去纠缠陆道友了。

        方夕也不管他,想了想,直接找上狄七。

        “什么?方道友你竟然杀了一头妖兽?”

        狄七上下打量方夕,似乎要重新认识这位灵农。

        “只是运气好罢了,恰巧这头妖兽也并不强……”

        方夕露出腼腆的笑容:“尸体都在我家,我带伱去看看……”

        他当然不会当着狄七的面暴露储物袋,因此直接将分割好的妖兽肉放在家里。

        狄七来到方夕的木屋,看到那一块块兽肉,还有森白的骨头,终于相信了:“道友当真好运气啊……这是准备……卖了?”

        “是啊!”

        方夕搓搓手,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这坊市中勾心斗角的,我也不敢去招摇过市,可不是只能麻烦道友给我处理了么?若道友愿意,我可以给道友一成的费用!”

        ‘这买卖做得!’

        狄七顿时眼睛一亮,他家族就有这方面的需求,拿回去还可以当一笔小功勋。

        关键是……可以两头拿钱啊!

        他立即来了精神:“这妖兽是何品阶?重多少斤?”

        “大概一阶下品……肉有三四百斤,骨头另算……至于皮革我留下了。”

        方夕坦然回答。

        哪怕是灵农,走运打到一只妖兽也算比较合理。

        毕竟运气的事,谁说得准呢?

        反正,他不准备通过狄七卖出第二头妖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