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剧透在线阅读 - 第41章 炼气四层

第41章 炼气四层

        翌日。

        棚屋地窖之内。

        方夕盘膝而坐,望着手中一个墨玉小瓶。

        这是一瓶‘木元丹’,适合修炼木属性功法的炼气初、中期修士增进修为,并且带有略微刺激瓶颈突破的效果。

        “狄七还算守信,不过一头妖兽肉加骨头,也就卖了二十块灵石,有些小亏……此人必然还从中沾了不少油水……”

        这在方夕意料之中,能省却麻烦,迅速完成交易,才是他想要的。

        毕竟,他在这边的时间不多。

        在大凉,方夕是以想要独自行动为名,直接甩下车队离开的。

        反正车队行进缓慢,以他的身法速度,两三日的路程,随便跑几个时辰就追上了。

        如果追不上……那便追不上呗!

        反正自己仁至义尽,没有什么好说的。

        “可惜,不能去百巧楼,太岁肉也不能再卖了……下一次打到妖兽之后,还是扮成散修再去集市上卖掉吧……”

        “相比于狄七,丹鼎阁才是真的黑!一瓶丹药卖三十块灵石……我还贴补进去不少……”

        想到丹鼎阁中各式各样的丹药,以及那高昂的价格,方夕不由有些咬牙抽气的冲动。

        他辛辛苦苦当两界搬运商容易么?结果利润全特么被这帮垄断的给占了!

        “唉……看开点,修为才是一切。”

        方夕平复心情,从墨玉瓶中倒出一粒‘木元丹’。

        这丹药通体碧绿,闻起来却有一股辛辣之气。

        他想了想,直接吞服下去,闭目炼化。

        没有多久,方夕神情一动,感受到一股浩瀚且温和的灵气在自己丹田气海之中炸开,刺激着长春诀蠢蠢欲动。

        他不由自主地开始运转长春诀第三层的功法,一遍又一遍。

        等到方夕回过神来之时,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运转了足足三个时辰的功法。

        而当他内视之后,脸上立即泛起喜色:“居然到了炼气三层的巅峰了!真不容易啊……”

        天可怜见,他穿越之时就是炼气三层的修为,一年多了还没见到顶!

        现在,总算将这层功法修炼到巅峰,可以冲刺炼气中期的瓶颈了!

        “丹药之力,不差!”

        方夕欣喜地抚摸着墨玉小瓶,在瓶中还有两粒‘木元丹’,估计应该足够他突破炼气中期的瓶颈!

        “果然,傻呆呆打坐修炼太傻了,嗑药才是王道啊!”

        “并且,这灵丹内部自含灵气,吞服丹药主要就是炼化丹药内的灵气与药性修炼,因此哪怕在大凉那边,也同样可以修炼进步……”

        方夕一瞬间,都想立即回去大凉大肆捕捉妖兽,然后换取丹药修炼了。

        但很快,他就将这种妄念斩却!

        修为增进太快,容易产生心魔!

        并且,适合炼气中后期增进法力、突破瓶颈的丹药,价格更加昂贵!

        更不用说,大量吞服丹药,就会有丹毒的问题,绝对会影响后续大境界的突破!

        “大量出卖妖兽肉,不说会打压行情,得不偿失,还容易暴露我自己……”

        “还是要安稳啊,我才十七岁,马上十八岁……不着急、不着急……”

        方夕望着手上的木元丹,陷入沉吟。

        一日后。

        方夕走出棚屋,脸上带着一丝郁闷之色。

        原本他以为,再服用一粒木元丹,就可以突破瓶颈。

        却没有想到,自己一粒丹药根本不够,继续服用了最后一枚木元丹,才堪堪冲破炼气四层的瓶颈,成为一位炼气四层的中期修士。

        “资质啊!”

        方夕隐隐感觉到了,下品灵根的资质,会成为自己长生路上越来越大的阻路石。

        炼气期还好,各种增进法力的丹药虽然不常见,但只要肯砸灵石总买得到。

        而筑基大修所需的增进法力丹药,青竹山坊市都只有十年一度的拍卖会上能见到。

        更别提一旦到了结丹层次,不论是丹方还是数百年份的灵药,都会变得无比稀少与罕见。

        想要完全靠丹药之力冲上去,哪怕没有丹毒,也根本不现实!

        “灵根……灵根……不知道有没有改善灵根的办法?”

        方夕陷入沉吟。

        按照修仙界的灵根理论而言,每一位拥有灵根的修士都必然五行俱全,只是其中有一道或者数道灵根较为突出,以最长的那块木板,决定修士的资质。

        方夕自己是下品偏木灵根,代表他五行灵根当中,木灵根最强,但也就达到下品灵根的级别。

        在下品灵根之上,还有中品、上品灵根,乃至传说中的地灵根、天灵根——这都是在传闻之中,一旦出现,必然会引起那些超级宗门争抢的结丹种子!未来强者预备役!

        “但是……我似乎并未听说过可以提升灵根的法门?这或许是前身修为太低、见识不够的缘故?”

        “若是灵根后天可以提升,宗门还要搜罗那些灵根优异的弟子做什么?因此哪怕有,代价也必然很大……”

        “唉……一个字,难!”

        方夕默默为自己的道途担忧。

        他走到庭院之中,手上突兀浮现出一枚细小的种子。

        这是他在这边当灵农之时,随手收取的杂草——铁罗草之种!

        此种杂草并没有什么效益,只是十分坚韧,堪比钢铁而已。

        方夕拿出这种子,却是为了修炼法术!

        当修为晋升炼气中期之后,他终于可以摆脱炼气初期只会灵农除草、施雨法术的尴尬,习练一阶中品的法术了!

        而他将要修习的法术,名为——‘缠绕术’,是记录在‘长春诀’功法上的一门小法术。

        主要便是以法力催生种子,形成藤蔓缠绕、束缚敌人!

        大路货功法的大路货配套法术嘛……也就这点威力了。

        方夕一边回忆着咒语,一边施展法力,扔出种子。

        啪!

        种子落在地上,半天不动……

        “施法失败了……”

        方夕叹了口气。

        他在修仙一道上,从来都不是什么天才。

        好在,法术的施展,可以通过反复练习来熟练。

        方夕又不要求立即实战,因此可以将咒语说得慢一点,法诀手势同样如此,以求降低难度。

        半天之后。

        伴随着一阵阵复杂拗口的音节,方夕双手掐诀,将铁罗草之种丢出。

        “长春有令,万木生发!”

        下一瞬,方夕感觉体内法力宛若开了口的大坝,瞬间倾泻而出!

        落在地面之上的铁罗草种飞快炸开,抽出一条条色泽漆黑,长约丈许的叶子,边缘处还有锋利的锯齿,将一根木桩绞住。

        咔嚓!咔嚓!

        铁罗草宛若巨蟒一般,不断缠紧,其中的木桩顷刻间碎裂,无数木屑纷飞。

        “这威力……也就还行吧。”

        “关键时刻,还是得靠我的拳头!”

        方夕见到这一幕,心中也说不上多么失望。

        “哈哈……好一手木系术法!”

        这时,围墙之外忽然传来一声赞叹。

        方夕看过去,就见到了隔壁邻居陈平,不由一笑:“哪里哪里……比不得道友火系法术的灵便与破坏力。”

        恐怕也唯有此人,能跟他商业互吹一番了。

        陈平功法比他还差劲,拿手法术只有一个火球术,当真是浸淫多年,将火球玩出花来了。

        “不过,这缠绕术乃是一阶中品法术,莫非方道友你?”

        陈平忽然诧异地望向方夕。

        “哈哈……机缘巧合,终于突破炼气中期!”

        方夕原本就没打算隐瞒自己的修为进展。

        他真正要瞒住的,是自己的炼体修为。

        “原来如此,真是要恭喜道友了。”

        陈平肃穆一礼,眼眸中带着羡慕。

        他的资质也着实一般,修炼与突破都异常艰难。

        这时候,陈平继续道:“正好遇见道友,便跟道友说一声……我要搬家了。”

        “哦?为何?”

        方夕一怔。

        这陈平不做灵农了?

        “实不相瞒,在得到宗符师传承之后,在下制符技艺小有精进,如今已经是一品中阶符师……”

        陈平得意回答。

        这一次,就换成方夕羡慕陈平了。

        这一阶中品符师,可比炼气中期值钱多了。

        ‘特么的没天理啊……宗符师也才勉强这個位阶,陈平之前还连绘制一阶下品灵符都费劲,怎么突然就开窍了?’

        方夕百思不得其解。

        而陈平摸了摸脑袋,又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还有……陆道友看我勤勉,被我的符道天赋所打动,也愿意留下指导我数日,短时间内是不走了……”

        “……”方夕更加无语,强忍着嘴角抽搐,恭贺道:“恭喜道友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修仙界不看重一婚二婚,哪怕是女修士,同样可以养面首三千,人人恭维。

        因为在‘力’上,女修士一样可以修炼突破,并不逊色男修分毫。

        力量的对等,才是真正平等的根源!

        而陆芝修为高、相貌好、又有一大笔遗产……

        这一刻,方夕都有点酸了。

        感慨完之后,方夕内心则是突然回想起云梦仙子等人与陈平的交往:‘搞不好……这位陈道友身上……真的有独特的魅力所在?’

        奈何他左看右看,还是看不出来,再说,如果真的有秘密,之前的陈平怎么会混得那么差?

        “哈哈……等到我与陆道友喜结道侣之时,必少不了方道友的一杯灵酒!”

        陈平哈哈大笑,意气风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