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剧透在线阅读 - 第45章 八大妖王

第45章 八大妖王

        大凉世界。

        三元城。

        确认司徒青青是在盯着陈平之后,方夕又守候一段时间,等到法器炼成,终于以护身符封闭地窖,再次穿越到大凉世界。

        站在路边上,方夕打量着来来往往的商户、游人。

        诡异的是,这些人毫无所觉地走过,哪怕方夕将脸都怼到一位妙龄女子的身前,对方也没有一句‘登徒子’地骂出口。

        造成这一切的元凶,自然是方夕身上所穿的一件皮甲。

        按照方夕的要求,百炼坊的炼器师只用数日就打造出这件下品法器——迷彩衣!

        此法衣之上,篆刻了数个小阵法,有辟尘、冬暖夏凉之效,甚至能根据使用者小幅度调节松紧,保证穿着舒适。

        除此之外,它最大的一个功能,便是——迷神!

        按照交货之时古大师所言,只要输入法力,不主动现身,凡人就绝对无法发觉隐藏的使用者。

        这一点,他让百炼坊后院中帮忙的苦力确认过。

        这些凡人苦力,如果放在世俗之中,一个个都是神力惊人的绝世高手,愣是没有一个发觉施展法器效果的方夕。

        当然,对于古大师而言,这件法器完全是一件四不像。

        因为它缺乏最后一個高阶法阵——匿灵阵!

        因此,只要附近有一个哪怕炼气一层的修仙者开启天眼、灵眼等小法术,就必然能发现。

        对方甚至有点强迫症地表示,愿意给法器再提升一波,臻至完美,甚至可以打个折扣。

        但方夕直接婉拒了。

        毕竟那头变色龙妖也才一阶下品,珍贵的匿灵法阵用上去很不值得。

        更关键的是……这个阵法可比什么辟尘、辟水昂贵多了!

        方夕目前的灵石有限,不能如此消耗。

        这方面省下来的大笔灵石,全部被方夕兑换成了气血丹等对体修有用的丹药,准备在大凉好好提升一波。

        经过之前的论证,先提升武道,再争取资源修仙的方法,是行得通的。

        ‘若是我武道能堪比炼体三重,那在青竹山坊市,就几乎没有什么危险了……’

        方夕施施然穿着迷彩衣,一路走到城门。

        那些盘问、收税的士卒就跟瞎子一般,丝毫没有阻拦,任凭他进入三元城。

        方夕找了个隐蔽处,不再往迷彩衣内输入法力,解除了伪装效果。

        并且,身上的衣物自动变色,化为一袭青衫,让他宛若一个普通书生,走到能并排行驶八辆马车的官道之上。

        ‘也不知晓白云武馆与韩胖子一干人怎么样了……不过快两个月过去,应该早就在三元城安顿下来了吧?’

        方夕一路走走停停,然后在一座巨大的阁楼前停了下来。

        这阁楼修建得四四方方,十分高大,简直要抢走附近府衙的威风。

        而在阁楼每一面,都有一张榜文,上面还有一些鲜红的划痕。

        “定州八大妖王!”

        “猎妖榜!”

        “奇珍异宝榜!”

        “潜龙雏凤榜!”

        方夕一一辨认,然后直接略过什么专排年轻武者、变化最多也最快的潜龙雏凤榜,看向妖兽榜,一开始就是排头的八大妖王。

        “老龙潭蛟龙……定州八大妖王之首,曾覆灭千人大军,杀真劲武师一十三人……若有壮士能杀蛟龙,赏黄金十万两,朝廷任命校尉,定州大宅一座,赤血芝十株……”

        “烈风峡大鹏王……定州八大妖王之一,飞行绝迹,……赏格……”

        “云连山老独眼……狼妖,定州八大妖王之一,生性狡诈……”

        ……

        “大妖棕熊,三月前在大青庄附近出现,伤人十七,杀人五……赏格白银三千两……”

        妖与魔不同,是可以杀死的。

        因此定州只排妖兽,不排魔!

        所谓的‘八大妖王’,是一直肆虐定州,却迟迟得不到讨伐的妖兽,赏金十分丰厚。

        按照方夕的理解,妖王大概相当于炼气后期甚至大圆满实力。

        而大妖则相当于炼气中期左右的实力。

        之前他遇见的蛇妖、变色龙之流,最多算小妖,而这大鹏王、蛟龙……换成人类武者,便是可以被尊称‘宗师’的真罡武圣!甚至更难对付一些。

        ‘定州八大妖王是顽疾,一般人解决不了……对我而言,这简直就是一份份宝藏啊。’

        方夕望着八大妖王榜,眼眸微动。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这些妖王哪怕没有修仙者的手段,也不是他能轻易对付的。

        但是,以后实力提升了,就未必了……

        “老龙潭蛟龙?有一阶的蛟龙么?纯血蛟龙种至少都是二阶妖兽啊……相当于筑基大修了,这大概只是一条觉醒了龙血的蛇种?即使如此……特么的也价值老鼻子灵石了……”

        方夕望着八大妖王的描述,似乎看到了一座座灵石山!

        可惜,以他目前的实力,最多找找大妖的麻烦。

        “不……找大妖都不急,三元城掌握定州大部分人力物力,肯定有更详细的情报,我还可以将混元真功更进一步,再做打算……”

        “甚至……如此大一个州城,未必没有其他宗师武学!”

        方夕抚摸着身上的迷彩衣,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正沉吟间,街道上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净街黄来啦!”

        “大家快跑!”

        方夕看去,才发现有人竟然当街纵马,吓得一堆摊贩与行人闪避不及,狼狈不堪。

        马上的明媚少女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哈哈大笑。

        “这是何人?”

        他随手拉住身边一人问道。

        那人本来还想挣开,却发现握住自己的手掌宛若铁钳,不由回答:“是黄家二小姐黄戏梅!”

        “三元城世家的黄家么?”

        方夕懂了。

        看来无论在哪里,都有这种仗着家世横行无忌的人啊。

        “算了算了,惹不起啊惹不起!”

        他等到那位黄二小姐一路堂而皇之地招摇过市之后,才避过那些暗自咒骂、收拾摊位的商贩,进入猎妖楼之中。

        猎妖楼一层二层,实际上是极大的客栈。

        不少习武之人都喜欢于此休息,并且获得最新的妖兽情报。

        方夕坐下,立即有小二过来沏茶。

        “客官可是武者?可要一份本楼最新最全的各榜单?”

        小二笑着问道。

        “哦?给我说说,跟外面悬挂的榜单有何区别?”方夕来了兴趣,随手甩了一粒碎银子过去。

        小二的眼睛顿时亮了:“客官有所不知,本楼出售的榜单更为详细……特别是关于历次讨伐妖兽的得失,都有详细记录。”

        “听起来不错,给我来一本,要最全的。”

        方夕最不差的就是金银,闻言笑道。

        “好嘞!”

        小二刚刚高兴地答应一声,转身就要离开,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啪!

        一根从他身后卷来的马鞭直接将小二抽翻,现出他身后一位穿着鹅黄色服饰的明媚少女。

        “黄戏梅?”方夕眉头微微一皱,不知道这位二小姐为何找自己的麻烦。

        “果然卖相不错!”

        黄戏梅扫了眼方夕,很满意地点头:“更有一种英武之气,比那些娘娘腔好多了……本姑娘看上你了。”

        “……”方夕顿时无语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他这相貌经过功法微调,都比平时的自己要丑了,怎么还能如此招蜂引蝶?

        ‘不过……若是能如此混入黄府,似乎也不错?’

        方夕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问道:“二小姐此乃何意?”

        “哈哈!”黄戏梅笑得十分放荡:“本姑娘要抓你回家,当第八十二个面首!”

        “咳咳!”

        方夕宛若被呛到一般,咳嗽两下。

        继而,他看向黄戏梅,就带着点惋惜之意了。

        方夕虽然喜欢品茶,但这种货色还是看不上眼的:“如果我不想呢?”

        “如果你不想的话……”

        黄戏梅靠近,吐气如兰:“那我就用强,抓了你的父母、朋友、妻儿……让你看着我如何折磨他们……哈哈……这主意很棒吧?”

        “这女的……是个疯子!”望着对面姣好的面容,方夕心里下了论断,语气变得森然起来:“你就不怕……惹到你惹不起的人么?”

        “呵呵……就是要新鲜感才刺激啊,至于惹不起?我是黄家二小姐,我叔叔就是定州军校尉,整个定州,就没有本小姐惹不起的人……”黄戏梅神情痴痴,望着方夕的面容:“如此俊朗的相貌,若划上几刀,想必画面也是极美的……”

        “要死要死……那位黄小姐又要强抢美男了。”不远处,一桌人看着这一幕,纷纷露出看戏的表情。

        “这位黄家小姐长得不差,被掳走也不亏啊……”一个年轻人顿时若有所思。

        “嘿,别傻了……这位黄小姐出了名的有脑疾,最喜欢将男宠玩弄之后虐杀啊!”旁边年轻人的武者长辈立即扯着他的耳朵。

        就在大家以为黄小姐今日就要再次辣手催草之际。

        噗!

        “嗬嗬……”

        黄戏梅神情呆滞,眼神往下,看到了方夕的手。

        方夕的手洁白,修长……甚至似乎充满了一种魔性。

        此时,这只手的两根手指,正插在她的咽喉位置!

        “好脆弱……”方夕抽回手指,望着倒在地上的女子,冰冷道:“懂不懂什么叫匹夫一怒,血溅五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