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剧透在线阅读 - 第50章 仇人

第50章 仇人

        乱!

        天青如水阵被破之后,整个青竹山坊市都乱了。

        散修是最卑微、最低贱、同时也是最狡诈、最凶残的一群修士。

        在判断今日司徒家已经无力回天之后,人心中的贪婪被激发,瞬时就造成一片大乱。

        到处都有修士被杀、商铺被劫掠!

        ‘真特么的乱!’

        方夕骂了一句,迅速往坊市之外逃去。

        趁着现在二阶阵法被破,正是逃跑的好机会!

        他并不想在坊市中就直接穿越,鬼知道筑基期的神识有没有放开,偶尔扫过这边?

        万一被发现他能穿越的秘密,乐子岂不是大发了?

        如同方夕一样逃跑的散修也有一些,大多都是老成持重之辈。

        嗖嗖!

        方夕身法如电,依靠迷彩衣,来去无踪。

        虽然大家都是修士,但此时也没几个人会往身上套一个灵眼术。

        并且,他是往外跑,距离混乱之地越远,危险越小。

        一路上,方夕路过棚户区,甚至都有些惋惜:“我种下的灵米,还有埋藏的酒啊……”

        此时的棚户区同样一片大乱,不少修士望着火光冲天的青竹山坊市,都面露惴惴不安之色。

        与此同时,更多的灵农都默默回到房间,拿起了自己的法器。

        “爷爷……爷爷不要走!”

        一处篱笆之外,一名六七岁的男孩死死抓着一名老农的裤脚。

        “乖娃子,爷爷不是为了自己,你乖乖地听父亲话藏好,等爷爷回来!”

        老农眼眸深邃,手上拿着一杆黄铜白玉嘴的长柄老烟锅法器,义无反顾地冲向了坊市。

        他已经活够了,这次去可能会死,但也可能带回足够灵物,让孙儿道途顺畅不少。

        “当家的……”

        棚户区中,不时就传来女子的哭喊声。

        听多了,方夕的脸庞就变得渐渐麻木,然后一路远去。

        他已经打定主意,一旦远离战场,立即跑路去大凉!

        总得等这段混乱期完全过去,才能考虑接下来的事情。

        轰隆!

        就在方夕跑出棚户区之时,忽然从背后又传来一声巨响,那恐怖的灵力波动,让他心脏都为之狠狠一颤。

        继而,他看到无数流光从坊市中飞出,向四面八方逃窜。

        ‘特么的有飞行法器了不起啊?’

        ‘好吧,还真是就了不起了!’

        望着一个个修仙者驾驭飞行法器,化为流光从自己头顶掠过,方夕略有微酸地吐槽。

        下了青竹山之后,方夕忽然眉头一挑。

        在他后方,正有三道遁光互相纠缠、打斗……转眼间便掠过他,一路往前。

        其中一個驾驭乌云的修士,他居然认识!

        对方穿着一身伙计服饰,修为只有炼气初期,此时却不断从储物袋中取出符箓,对前方一道驾驭铁叶舟的青色倩影狂轰滥炸。

        赫然是百巧楼的伙计祁迎松!

        此人当初招募劫修打劫他,如果不是方夕突破炼体二重,搞不好就死了!

        此仇不可不报!

        “贱人,你跑不掉的!”

        迎松主要是辅助,在他身边,还有一名驾驭飞梭的彪形大汉,一身修为赫然到了炼气后期!

        此时,这大汉正盯着那一道倩影,嘴里不断吐出污言秽语。

        而那道倩影,方夕居然也很熟悉,正是司徒青青!

        “竟然是此女?她被一路追杀出来?”

        “果然,司徒家的情形已经很败坏了啊,这是在突围逃命?”

        方夕望着那个炼气后期的大汉,神情中满是忌惮。

        此人穿着一身葛黄麻袍,眼睛如同铜铃,脸上还有一道蜈蚣般扭曲的疤痕,特别是修为到了炼气后期,一看就很难招惹!

        与之相比,司徒青青只是炼气中期,根本算不上什么助力。

        ‘为了一个仇人,这么冒险,不太好吧?’

        ‘要不就算了?大仇可以以后再报,去大凉捏软柿子不好么?’

        方夕特意绕了半个圈子,准备安静离开。

        至于司徒青青?

        此女死活关他何事?

        就在他绕路之时,半空中的斗法又有了新的变化。

        前方踩着铁叶舟的司徒青青脸色苍白,回望了一眼越来越近的黄袍大汉与迎松,咬了咬牙,从储物袋中取出一颗灰不溜秋、龙眼大小的圆珠,往身后一弹。

        与此同时,她一掐诀,一张灵符飞起,化为无数青色松针,刺向后方。

        “雕虫小技!”

        炼气后期的黄袍大汉冷笑一声,随手打出一柄金色长剑法器,将松针一一挑飞,继而杀向司徒青青。

        但看到夹杂在松针之中的漆黑小球,表情蓦然一变:“不好……阴雷子?”

        轰隆!

        天空之中,蓦然有漆黑的雷霆一闪。

        黄袍大汉的焦黑尸体从天空中落下。

        与此同时,他最后搏命的金色长剑法器也刺破司徒青青身边三面绿色盾牌,剑光斩落,令司徒青青脸色更加苍白,宛若没有一丝鲜血,铁叶舟也摇摇欲坠,最终在迎松又掏出一张符箓攻击之后,直接坠落于地。

        “这婆娘当真麻烦……糟糕,寇氏三雄中的三弟死在这里,我以后麻烦大了……他两个哥哥可不是好惹的。”

        迎松降落黑云,望着前方昏迷的司徒青青,以及对方胸前衣襟上的鲜血,仍旧有些不太敢靠近。

        “这女的不对劲,明明只是炼气中期,身家却如此丰厚,不会是司徒家嫡系吧?不对……能拿出阴雷子那等连筑基都能威胁一二的一次性法器,难道是司徒家老祖的嫡亲孙女?”

        迎松分析一圈,神色却十分兴奋:“若拿下此女,在家族中我便是大功一件啊,哈哈……”

        这次百巧楼与司徒家正式决裂,其实他之前还比较懵逼。

        毕竟家族上层战略,怎么会告诉一个底层?

        而战斗又发生得猝不及防。

        当见到天青如水阵启动之后,祁迎松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

        却没有想到峰回路转,自己这一方占据优势,打得司徒家大败亏输。

        最终,一场乱战之后,司徒家的人分头突围,他叔叔也去追一个重要人物。

        迎松胆小一些,只敢跟着之前那位炼气后期的大高手,追击一位炼气中期的女修。

        这事情怎么看都是手到擒来,却没有想到居然还有如此反转。

        “这女人……”

        就在迎松想要上前之际,忽然,他身上的一枚蓝色玉佩突兀发出轰鸣。

        一层蔚蓝色的光罩顷刻间浮现,笼罩他全身。

        迎松的表情还未来得及变化,就感觉一股巨力打在护罩之上,令玉佩发出一声悲鸣!

        “嗯?自主护体的法器?百巧楼当真身家丰厚啊……”

        一个略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

        迎松看过去,就见到一个蒙着面巾的陌生劫修,正缓缓收回拳头。

        但那声音,竟然莫名有些熟悉。

        在刹那间,修仙者过目不忘的本事,就让他回想起来:“你是那个卖妖兽肉的修士?”

        当初找的劫修兄弟一去不回,迎松都差点以为那两人拿着劫掠到的钱财跑路了!

        现在看来,分明是当初自家叔叔看走了眼!

        这个修士,就是那种尸山血海杀出来的狠人啊!

        方夕并未客气,一拳又一拳,狠狠砸在光罩之上。

        “道友……有事好商量!”

        “我身后是百巧祁家!”

        “我……我可以赔偿!”

        迎松一边面色惊惶地解释,一边就要撕裂几张符箓。

        但方夕根本不会给对方机会,他怒吼一声,浑身真劲高度凝聚。

        “秘技·混元无极!”

        砰!

        一股远超之前的恐怖巨力落在水蓝色护罩之上。

        噼里啪啦!

        蓝色玉佩表明浮现出无数龟裂纹,顷刻间化为齑粉。

        方夕去势不减,两根手指直接刺入了迎松的咽喉。

        “呃呃……”

        迎松眼眸里带着惊骇,慢慢倒了下去。

        他的手一松,几张符箓缓缓飘落。

        “这也是体修的好处,念动即至……动手速度很快,敌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方夕弹出火球,毁尸灭迹,又一把抄起迎松身上的储物袋,心中还在思量这次战斗的得失:“当然……迷彩衣的掩盖功能也很重要,时刻开着灵眼的修士也是少数,能隐瞒过一般人的肉眼,可为体修突袭提供很大便利……”

        储物袋虽然不错,方夕却没时间来慢慢消磨上面的法力烙印。

        并且,还有之前炼气后期高手的法器与储物袋,那才是战利品的大头!

        忙完一切之后,方夕望向司徒青青躺着的方向,突然开口:“道友睡够了没有?”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道友!”司徒青青缓缓起身,虽然云鬓散乱,嘴角溢血,但气质却依旧不凡。

        “我无意与道友为敌,道友最后预备的手段,也不必给在下了。”

        方夕此时做了伪装,也不怕被司徒青青发现身份,朗声笑道。

        “妾身司徒青青,还要感谢道友救命之恩。”司徒青青温婉一笑,盈盈行了一礼。

        她是个很聪明的女子,见到方夕蒙面,就知道对方想隐藏身份的意图,根本不会多问,只是取出一个令牌:“此乃我司徒家信物,还请阁下收好,日后必有所报!”

        令牌丢出,方夕没有去接,任凭它落在地上。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我倒不是特意要救你……”方夕看着这面代表司徒家大人情的令牌落在地上,就仿佛看见司徒家势力的崩塌。

        是的……一个快要被灭族的大家族人情,又有什么用?

        他更想要变现!

        因此,方夕笑道:“仙子不必客气,如若想要报答,不如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在下对于坊市之乱,当真是一头雾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