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大概内容在线阅读 - 第6章 筑基之说

第6章 筑基之说

        “筑基丹啊!”

        方夕脸上同样浮现出渴望,但看着已经逐渐疯狂起来,开始采购符箓法器,冲出坊市的人群,心中却宛若寒冰。

        去秘境寻找机缘,所面对的绝不仅仅只是秘境本身的危险,还有同行的修士,以及劫修。

        在筑基的诱惑之前,亲情、友情、乃至师徒之情,都未必经得起考验!

        因此,他避开了热闹喧嚣的人群,慢慢走回自己的灵田。

        与此同时,也在思考着筑基丹的事情!

        筑基艰难,六十岁之前,将基础功法修炼到圆满境界,只是最基础的要求。

        除此之外,更有三大关口。

        第一关就是气血关!筑基之时,修士体魄必须强健,气血旺盛,不能有暗伤,修仙界普遍认为,六十岁之后的修士,哪怕修炼到炼气圆满境界也难以筑基,就跟气血衰败有关。

        而第二关则是法力关,法力必须足够雄浑,稍微差点,都难以完成法力凝液的要求。

        最后一关,则是必须诞生出神识!

        炼气修士,只有本身灵识,只能用作自身内视,浏览玉简等等,难以外放。

        而筑基修士拥有神识,可遍扫数十丈,于斗法以及修行之中掌握极大便利。

        任何能对这三大关卡有用的丹药、物品,都可以称之为筑基灵物!

        “上古修士应对筑基,是分别寻找适合突破三关的灵物,比如天地煞气,能磨练修士体魄,以及能壮大气血的丹药,都可以拿来突破气血关卡……法力关也是如此,至于神识一关,传闻净心莲、温玉心等天材地宝也十分有效……”

        “但天地灵物,终归是极其稀少的,并且许多对结丹修士都有效,给筑基修士太亏了……”

        “幸喜,千年之前,有丹道大宗师叔通真君,研究出‘筑基丹’丹方,此丹既稳固气血经脉,又可暴增法力,催生神识,一丹之下,筑基概率增加三成,并且筑基失败也不会筋脉断裂而死……”

        “要知道,哪怕上古修士,筑基也是九死一生,并且除了那些逆天的灵物,用普通灵物,也不过增加二三成筑基概率而已……”

        “叔通大师,可谓造福修仙界万年,也是今人胜于古人的典范……就是千年之前的人物都被算作今人,有点雷……”

        方夕嘴角微微抽动,但想到传闻元婴真君寿过千年,又觉得很合理。

        人家搞不好都还没死,怎么不能算现代人了?

        ……

        竹林之中。

        一枚枚仿佛翡翠的竹叶落下,被方夕小心地收了起来。

        碧玉翠竹的竹叶没有什么大用,就是长得挺好看,挺像玉石的,一般灵农都是直接丢弃。

        不过方夕可以拿去大凉世界,比金叶子都好使。

        毕竟,在坊市兑换凡俗金银,还要用灵晶呢!

        他又巡视了一圈灵田,来到一根翠绿玉竹之前,单掌下劈。

        啪!

        一根竹枝应声而落,他双手一搓,拨开竹皮,就见到了里面脆生生的——灵米!

        这玉竹米是长在竹筒中的,冬藏春收,如今还十分稚嫩。

        方夕拿起几粒灵米,塞入嘴里,仿佛老农一般咀嚼起来,时不时点头:“入口甘甜,灵力充沛,没有虫害,来年开春,应当能当得起‘良’的评价。”

        这可是他的立身之本,马虎不得。

        巡视完灵田之后,方夕忽然来了兴趣,深吸口气,双掌连环而出。

        砰砰!

        下一刻,虚空中发出脆响。

        雪地之中,只有掌影纷飞。

        突然,方夕变掌为腿,身形如同鬼魅,在白雪皑皑之上蛇行狸翻,来到一株松柏之前。

        啪!

        他右脚高高举起,又混若无骨蛇一般,猛地下落。

        松柏表面,树皮龟裂,木屑翻飞,猛地浮现出一道鞭痕!

        “这就是……气血之力么?”

        良久之后,方夕停下,吐出一大口白气。

        他兴之所至,在大雪中演练一番武功,居然似乎冥冥之中把握住了身体的气血流动。

        这就是大凉气血武道的入门!

        只要持之以恒,必然能彻底拿捏,进入气血一变的境界!

        “我并不是什么练武奇才,但刚才轻易就拿捏气血……”

        方夕喃喃着,眼眸略微发亮:“看起来……在天地灵气浓郁的世界,练武进度更快!”

        他望着自己的拳头,想到刚才拿捏气血的感觉,又有些失神。

        ‘按照慕师傅所说……在气血三变之上,还有更强的境界,那是各大武馆主的水准……而到了武馆主的境界,已经能彻底凝练气血,不动如山,平时如同凡人,一动则如妖魔,收发自如,纵然到了耄耋之龄,气血也不会有丝毫衰败,只有在死前才会散功……’

        ‘这岂不是说……’

        方夕眼睛渐渐发亮:“只要我练到武馆主的境界,气血就会被锁住,在身死之前都不会有任何变化……也就无惧什么六十岁前必须炼气圆满的关卡?”

        “换句话来说,纵然我七十岁、八十岁、乃至九十岁冲击筑基,也没有气血不足的拖累,至少气血关不成问题。”

        “这气血武道,至少相当于三分之一枚筑基丹了啊!”

        “果然,掌握两个世界的资源,互通有无,互补长短,只要我苟住,暗中发育,总能成长起来的!”

        方夕嘴角勾勒出一丝微笑。

        自从穿越之后,他从来没有如同现在这般,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

        ……

        棚屋区。

        方夕愕然见到,这里也是一片乱糟糟的景象。

        就连老麦头,都珍而重之地拿出了一件略带缺损的下品法器飞剑,走出家门。

        “老麦头,你要去哪里?”

        方夕忍不住,问了一句。

        “当然是紫幽山!”老麦头张张嘴,露出缺了几颗黄牙的笑容,带着点狰狞的味道:“修仙到老,总得搏一搏……你知不知道,我少年之时也有一道机缘,可是我退缩了,到了现在,每天晚上,心里后悔得宛若百爪挠心啊……”

        听到这里,方夕就知道,不用去劝他了,这老头早就想清楚了一切,不会听劝的。

        但他还是忍不住补了一句:“那就恭祝您老能筑基成功了……”

        以对方那虚的腰子,他着实不看好老麦头。

        “哈哈……老朽对于筑基早已熄了心思,但在俗世还有一个小孙子哩,他机灵得很,不像我……”

        老麦头摆摆手,洒然离去。

        在离别之际,似乎还想为自己的小孙子结一个善缘。

        “老麦头……”

        方夕吐出一口白气,望着雪花掩盖对方的脚印。

        他并不知道对方年轻之时丧失了什么机缘,但看起来,这些年他一直在后悔。

        而现在,如果不去拼一把,他真的会生不如死。

        ‘如果是没有得到金手指的我,会去么?’

        方夕站在门口,宛若一尊雕塑,默默问着自己。

        平凡一生,为修仙界底层,与争夺一线筑基机缘,笑傲修仙界,似乎也不难选择?

        ‘不管了,这几日闭门练功。’

        他叹了口气,回到家,关上房门。

        ……

        三日后。

        大凉世界。

        方府。

        “喝!”

        方夕穿着短打劲装,双臂精赤,其上肌肉一块块隆起,青筋宛若蚯蚓一般蠕动。

        “白云掌!”

        蓦然间,他轻喝一声,双手连环出掌法,打在面前的木桩上。

        砰砰!

        一阵沉闷的声响之后,木桩之上都留下浅浅的痕迹。

        慕缥缈站在旁边,望着这一幕,秀美的眼眸中带着一丝惊愕:“这进度……好快!”

        “慕师傅,我这掌法如何?”

        打完一套武功之后,旁边的月桂立即过来擦汗,方夕丢了手帕,随口问道。

        慕缥缈深吸口气:“方公子,你的天资还要超出我的预料,如今已经时不时可以感应气血了吧?大概一月之内,彻底拿捏气血,进入气血一变层次,并无丝毫问题。”

        “如此就好。”

        方夕笑了笑。

        他已经确定,在南荒修仙界修炼气血武道似乎别有进益,修炼速度至少是这边的三四倍!

        “大概是因为天地灵气浓郁程度不同的关系?”

        在方夕心中,已经隐约有了一点想法。

        “只要气血一变,方公子就可以成为我们白云武馆的正式弟子,获得二变、三变层次的修行技巧,并且获得秘药支持。”

        慕缥缈郑重道。

        “多谢慕师傅。”

        方夕点点头,让月桂送上礼物。

        “这是……太贵重了吧?”

        慕缥缈望着手中一片竹叶般的翡翠,眼角抽了抽。

        此等美玉,起码价值数十两银子,黑石城中的中等人家,一年都未必用得了这许多!

        纵然慕缥缈,此时也不由生出这弟子能处,有事他真给钱的想法。

        “还请师傅不要嫌弃。”

        方夕笑得很灿烂。

        反正是随手捡的叶子,拿来刷刷好感度也不错。

        到了下午,佘雷前来之时,他也如法炮制。

        不过佘雷拿到翠绿竹叶之时,眼中的贪婪与恶意,还是被方夕捕捉到了一丝。

        作为修仙者,五感异于常人,这个武者自认为隐藏得很好的一切,在方夕面前,就跟无所遁形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