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白衣剑仙,砍翻整个江湖在线阅读 - 第89章 寻宝

第89章 寻宝

        黄轮松开手,竹编青蛙虚空踏步,它一蹦一跳,呱呱叫个不停,精神头很足。

        它终于找到方向,连忙跳跃而去。

        黄轮淡笑一声,“果然,这里另有乾坤。”

        有荒殿存在,这里自然不同凡响。只是世人看不见,被屏蔽了。

        黄轮一挥手,对萧尘两人说道:“走吧,萧尘小友,希望我们不虚此行。”

        他眼神之中,隐隐有些激动,似乎笃定竹编青蛙能给他带来惊喜。

        这竹编青蛙,被黄轮灌入灵力,浑身散发灰气,它的颜色也由青色变成了暗灰色。

        如此变化,竹编青蛙更强了。

        萧尘跟在黄轮一行人身后,眼神瞥了一眼庞棋。庞棋心领神会。

        两人都在暗中寻找机会,想要逃走。

        这竹编青蛙,每次都带到险地,两人肯定会成为探路石,趁早逃脱才是上策。

        但黄轮异常强大,两人不容易逃脱。

        一行人,心思各异,跟在竹编青蛙的身后,一路往东去。

        穿过山林后,是一片空旷的草原。

        这里的地貌,千奇百怪,像拼凑在一起的一样。

        进入草原,视野变得开阔,气温也骤降。

        在草原的尽头,有强冷空气盘旋,越是靠近,越感到寒冷。

        黄轮等人已经披上厚衣,不顾萧尘两人死活。

        萧尘和庞棋两人冻得瑟瑟发抖,眼睫毛都结冰了。

        这草原气候,竟如此寒冷,宛如冰雪世界。

        忽然,远处可以看到一座巍峨冰山。

        这冰山横戈在草原上,十分的突兀。

        落日的余晖,照在雪山上,如日照金山一般,格外的壮观。

        萧尘两人就快要冻僵了,黄轮这才带着歉意说道:“抱歉,忘了给两位添衣了。”

        话落,随手一样,两件厚衣甩了出来。

        萧尘和庞棋两人赶紧穿上,脸上不见丝毫怨恨。

        庞棋仍然是木讷的表情,萧尘则是笑容灿烂。

        他对黄轮道谢,“多谢前辈赠衣。”

        黄轮故意这样,刁难一下两人而已,并不是要两人冻死在这里。

        他挥了挥手,淡笑一声,“无妨,都是小事。”一点也不提现在才给衣服的尴尬。

        他目光移到竹编青蛙身上,竹编青蛙身上一层冰霜,寒气侵蚀它,它身子一抖,将冰霜给抖落。

        它呱呱叫了两声,在空中跳跃,朝着雪山山顶而去。

        它依然精神抖擞,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一样。

        黄轮灌入的灵力,足以支撑它挥霍了。

        它呱呱叫了两声,两指暗灰色的眼睛,射出一道玄光,将一块冰层给击穿。

        冰层融化,里面是一朵冰山雪莲,已然成熟,可以采摘。

        萧尘这才明白,这竹编青蛙的一大用途,那就是能寻宝。

        这竹编青蛙,可比寻常的寻宝法器厉害多了。

        黄轮眼中一喜,连忙摘下冰山雪莲,毫不客气的将其收入囊中。

        萧尘和庞棋一言不发,不敢有任何异议。

        这黄轮,直接忽略两人的感受,全然不在意。

        他笑吟吟地说道:“不错,继续。”

        竹编青蛙叫了一声,似在回应他一般,又往雪山顶跳去。

        沿途,又发现不少天材地宝,都被黄轮收下。

        最后,东西太多,他象征性的拿出两株品相不好的草药送给了萧尘和庞棋,“这是你们两个的,不必太感谢我,这是应该的。”

        萧尘心里暗骂,真谢谢您嘞。

        这家伙,当真抠门,自己吃肉,别人连汤水都没有。

        萧尘却挤出笑容,“多谢前辈赠与,实在是愧不敢当呀。我们并没有做出什么贡献,平白接受恩惠,十分惶恐呀。”

        这话,黄轮很享受,眼神傲慢,“会有你们出力的时候的。”

        显然,将两人当成了炮灰,关键时刻就会扔出去。

        这黄轮,用心险恶,一副令人厌恶的嘴脸。

        萧尘和庞棋不敢面露不悦,只能尴尬的笑着。

        黄轮更加肆无忌惮了。

        两个实力弱小的蝼蚁,生死只在他一念之间罢了。

        两个时辰后,天已经黑了。众人也攀登到了雪山顶。

        这雪山顶,竟有一池水。

        这水,萧尘并不陌生,一如当初的溪水一样,是同样的水。

        这逝地,这种水稀少,一旦预见,就捡到宝了。

        当然,也有例外,水底的东西,有灰子,也有恐怖的东西。

        原来,竹编青蛙的另一个本事,便是寻找这种逝地的水。

        雪山山顶,出现一池这样的水,在黄轮的意料之中。

        他走到池水旁,目光想穿过水面,却无法做到。

        水隔绝了他的凝视,无法让他看清水底的东西。

        他也不知道是灰子,还是别的东西。

        逝地之中,寻找这样的水,便有很大几率能找到灰子。

        如绣娘所说,进入逝地,主要目的便是这灰子了。

        萧尘和庞棋站在最后,不敢靠近,希望黄轮不要想起他们两个。

        但黄轮将竹编青蛙收好后,便露出伪善的笑容,对萧尘两人客气地说道:“你们立功的机会来了。这池水内,有灰子。你们把它捞上来吧。”

        萧尘和庞棋两人对视一眼,均是脸色惊恐。

        这表情,落入黄轮眼中,却成了挑衅。

        他冷哼一声,“怎么,你们不愿意?”

        他缓缓走向两人,身上的气息暴露无遗,在以势压人,威逼利诱罢了。

        见装,萧尘心中却惊喜,脸上的表情苦成一块,他为难地说道:“这灰子,我们不敢要呀。”

        他表现出抗拒的表情,以欺骗对方。

        他心里暗暗得意,巴不得他将水底恐怖的东西给钓上来。

        无非是看不见的东西,那东西以荒气杀人,萧尘有草手环护身自然是不惧的。

        庞棋没想到这些,信了萧尘的表情,将手按在黑剑上,一副打算鱼死网破的样子。

        两人的拒绝,在黄轮的意料之中。

        他冷哼一声,“你想清楚了,是要被我一巴掌拍死呢,还是乖乖去将灰子捞上来?”

        庞棋冷汗直冒,感觉死亡尽在咫尺。

        他紧张的看向萧尘,等着萧尘的决定。

        他已然决定赴死了,只是遗憾没有完成阁主交代的任务。

        他心中有愧,对不起苏璇,辜负了苏璇的厚望。

        他已有死志,身上的灵力灌入黑剑之中,打算临死前发出最强一击。

        虽然这样也只是徒劳,但却是他能做的全部了。

        萧尘用手搭在他肩上,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萧尘挤出笑容,对黄轮说道:“好,既然前辈信得过在下,那就由在下将灰子给打捞上来。”

        他坦然走到池水边,目光望向池水。

        庞棋跟在他身后,脸上仍然是木讷的表情,一言不发。

        这个时候,他选择相信萧尘。

        黄轮拍了拍手,“不错,识趣,将竹绳给他。”

        一个侍从,从口袋中拿出竹绳,扔给了萧尘。

        萧尘接过,目光打量着竹绳,这条比绣娘的要好。

        黄轮催促道:“快点,不要磨蹭了。”一副生怕萧尘耽误他时间的样子。

        萧尘叹了一口气,装出极不情愿的模样,将细绳扔入池水中。

        庞棋咽了咽口水,脸色紧张。

        绳子越放越长,始终不见有东西咬钩。

        黄轮脸色着急,喃喃自语,“不应该呀,这竹编青蛙出自那手艺人之手,不会寻错地方的。”

        他眼神渴望,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灰子。

        萧尘默默记下,所谓的手艺人。

        这手艺人,不知何方神圣,竟然能编制出这样的东西。

        竹编青蛙出自手艺人之手,恐怕这竹绳也是。

        忽然,绳子猛地一沉,差点脱手,萧尘及时拉住。

        黄轮大喜,“终于咬上了。”他却往后退了几步,和萧尘拉开距离。

        他站着老远,催促萧尘,“快,将它拉上来。”

        萧尘翻了个白眼,心中吐槽,有必要这么害怕嘛,到时候都逃不掉的。

        他用力往上提,绳子拉直,如千斤重,十分的吃力。

        萧尘用尽了力气,才能往上提起来一点。

        庞棋见状,赶紧搭手,两人一起往上拉,一点一点的将绳子往上移动。

        两人累得满头大汗,黄轮却不满意这速度。

        黄轮催促道:“用力,在快一点,不要磨蹭,将它提上来。”

        两人已经出了吃奶的力气,但黄轮仍然嫌弃。

        萧尘转过头,对黄轮的侍从说道:“你们过来搭把手呀,别傻愣着了。”

        那些侍从,惊恐的向后跳出一大步,满脸的抗拒。

        显然,这些侍从都在害怕。

        黄轮不耐烦地说道:“萧尘,你别啰嗦,快点用力拉上来。”

        萧尘无语,这些人真鸡贼。

        萧尘只能继续用力将绳子往上拉,庞棋也在用力。

        两人的手,都磨出了皮,鲜血染上竹绳,顺着竹绳往池水里滴去。

        终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竹绳被拉上来了一大半。

        黄轮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从口袋中翻出一张遁符,一旦见势不妙,当即逃走。

        他既紧张,又兴奋。

        他这副作态,萧尘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很快,竹绳越来越短,池水中的东西,快要浮出水面了。

        一股磅礴生机,从池水中冒出来。

        黄轮大喜,“好,是灰子。这气息,错不了的。”

        萧尘也瞪大了双眼,终于要见到灰子的真实面目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