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修仙保命指北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名声在外

第三十三章名声在外

        宝象城是西域诸多绿洲城市中最大的一座。

        平日里宝象城作为交通枢纽和区域中心总是车水马龙,因为花车游行那日的爆炸,这两天城内风声鹤唳。

        樊慈等不来城里的仵作,因为一只手数的过来的这几人正在处理爆炸那日的尸体。

        石长老的尸身现下是用法诀冰冻着,不过樊慈也拿不准这样会不会破坏潜在的证据。

        死人不能困扰樊慈,活人也不能给她带来麻烦。

        生死未卜的魏西和秦枫才是让樊慈最操心的。

        因为这件事,青城派剩下的四个师弟跟鹌鹑一样,镇日躲在客房里。樊慈心知他们害怕,也不好说什么。

        可是两位师妹一日下落不明,樊慈和客栈里的修士就一日心神不宁。

        解救樊慈的是来自天地门长老的口信。

        “青城派两位弟子在秘境,勿怀念。石碏长老身死为凶,慎之。”

        樊慈悬起来的心放下了一半,既然魏秦两位师妹在秘境,想必暂且性命无虞。自己只需要琢磨天地门关于石碏长老的话,并且尽快找仵作给石长老验尸。

        秘境内的三人很怀疑自己保住小命,她们三个连自己在哪里都不是十分清楚,哪里谈得上逃出生天。

        魏西是第一个爬起来的,她脸上是纵火留下的烟痕,让她看上去像是老家冬天炕洞的野猫。

        幸好她还剩一个火折子,累得要死的魏西看上去和被烧的怪物没什么区别,但是秦枫和连钩漌都没有力气躲避了。

        魏西挑了一个粗细合适的树枝,她从衣摆上撕下了一块布用它擦拭了三把武器上不明的液体,根据绿皮怪物的燃烧速度,她觉得这诡异的液体拿来做火把也不错。

        “你为什么还在动!我们刚刚从坟地里爬出来,”连钩漌有气无力地说,“当然了,里面的尸体会动,睡在网做的棺材里。”

        “起来,”魏西毫不留情地踢了连钩漌一脚,“天要黑了。”

        “我感觉我还在晕厥,”连钩漌像一摊死肉躺在地上,“为什么你的嘴没用动,我却能听见你的声音。”

        “因为我是个哑巴。”魏西这才想起来查看灵音,这小畜生精神抖擞起来,撅着鸟嘴向魏西讨东西吃。

        “魏西说得对,”秦枫挣扎着起身,“天黑之前,我们得找个地方过夜,至少离这个火坑远一点。”

        连钩漌哼哼唧唧地不愿意起来,秦枫给了他好几脚他才不情不愿地起身,至于魏西,她根本不想费这个力气。

        “所以,我们得怎么回宝象城?”秦枫用草把手擦了擦,“或者怎么让青城派的人找到我们?”

        “不如等我缓过来,我跑出去报信,你们只要给我银子......或者,”连钩漌把短刀别在腰上,“你们修仙的用灵石,一百块中等灵石。”

        秦枫是个富婆,她当然出的起,但是她对这个毛贼没什么好感,因此只是冷笑一声。

        “如果你能出去,”魏西把她做的火把递给秦枫,“而且你能出去的话,门派也能找到被我念过追踪诀的人。”

        后半句纯属胡诌,魏西是在糊弄连钩漌,但是她低估了青城派毁坏自己名声的手段和决心。

        连钩漌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他指着魏西和秦枫,“你们两个是青城派的!”

        “我听说你们门派有个弟子冬天嫌山上太冷,跑去别的门派当杂役,冬去春回,结果有一年去的路上太着急了,把腿摔断了,直接原地坐下,在那间饭馆门口当了三个月叫花子。”

        “道听途说!”秦枫说道,“掌门腿没断,他就是饿得走不动了。”

        连钩漌笑得根本停不下来,魏秦两人也没心思辩解了,魏西是因为掌门要饭看上去很有经验的样子不必担心回去的路上饿死,秦枫是因为要饭的又不是她。

        “你信不过青城派,但是这次还有万法宗、正心派和天地门,你自己看着办吧。”

        听了魏西这话,连钩漌也知道了这哑巴没打算给自己好果子吃。

        “赶紧走吧,”秦枫又递给魏西几个火折子,“离这晦气东西远点。”

        连钩漌一时拿不准嘴毒的那句“晦气东西”说的是还没烧完的绿皮怪物还是自己,但他脸皮比较厚,决定跟着她俩。

        也不知道这是块什么风水宝地,藏了那么个全是丝蛹的洞窟。离了那处倒是没什么奇怪的地方,沿途草木葱郁,偶尔还有野兔、野鸡什么的。

        就是他们三个爬出来的时候已经日薄西山了,这会马上就要星垂平野了。

        秦枫坚持要往远走一点,她可不想半夜还要提剑砍怪物或者是妖兽。

        就这么走了能有一个时辰,月亮舒舒服服地翻了个身,连钩漌说再不睡耽误魏西长个,这才停了下来。

        把地上的杂草清干净,几个人捡了点柴火,生了堆火,胡乱吃了几口面饼就裹着秦枫仿佛永远用不完的皮毛睡着了。

        再睁眼,天已经亮了,秦枫看了一眼余烬和睡得正香的魏西,轻手轻脚地站了起来。

        她拿出绳子一头拴在自己的腰上,另一头拴在魏西手腕上,接着拿着剑空空如也的水壶钻进了晨雾笼罩的森林

        魏西是被踩着她眼皮讨食的灵音吵醒的,她不情不愿地睁开了眼睛,一把抓住灵音,后者狠狠地叨了一口魏西。

        昨天那个洞里那么多虫子它不吃,现在又在这里折磨自己。

        挣扎着清醒的魏西如此想到。

        魏西浑身的关节像是被人卸下来又装上,疼得要命。魏西摸索着给灵音掰了一小块面饼,这没心没肺的讨债鬼叼着这块面饼飞回了魏西鸟窝一样的头发。

        感觉到自己手腕上有东西,魏西抬了一下胳膊,这才意识到秦枫可能是出去了。

        连钩漌睡得香,脚踹到火堆里都不知道,魏西没看见自己的水壶,估计是秦枫拿去了。

        甜水村有个赤脚老大夫,是从别的地方逃荒过来的,经历过瘟疫,他告诉村民水尽量要烧开了喝。魏西毫不犹豫给了连钩漌两巴掌。

        挨了巴掌的连钩漌从睡梦中醒来,“起来,捡柴火,秦枫去找水了,咱们烧了才能喝。”

        “......你说话......不张嘴真的很奇怪,”连钩漌顶着巴掌印说,“你到底是哑巴还是会腹语?”

        “我养了只鸟替我说话,”魏西手腕上的绳子一直在动,她真的怀疑秦枫到底给自己准备了多长的一根绳子,“我现在还养了个毛贼替我捡柴火。”

        “你说这话好像说书的嘴里的地主婆。”连钩漌爬了起来,任劳任怨地去给魏地主捡柴火去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