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修仙保命指北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药与猜测

第四十二章药与猜测

        甜水村的水并不甜,只是因为苦水村的存在,才得了这么个名字。

        但是甜水村有一种鱼,这种鱼刺多并不好吃。但穷苦人家哪里有那么多讲究,照抓不误。

        魏西每年都会被娘塞个柳条筐去河边搂草。天气暖和的时候魏西会下水抓这种鱼,晚上带回去让娘做鱼汤。

        河水轻轻拍打她的脚底板,就像现在这样。

        可是她又没在抓鱼,她是在一个秘境里。

        魏西头痛欲裂,五感回笼,她身上的衣服湿透了,黏在身上寒津津的,身上不少地方都隐隐作痛,右臂疼得突出。

        她尝试动一下右臂,果然,骨头应该是断了。

        魏西强撑着睁开眼睛,入目便是流淌的星河。

        她缓缓坐了起来,环顾四周。

        秦枫脸朝下趴在魏西不远的地方,隐约能看见她后腰处的道袍红了一块,血被倾泄的湖水稀释成淡粉色。

        魏西从不知在哪的河滩上爬起来,她左手掌心生疼,大概是卷进水流的时候一直紧紧抓着匕首的原因。

        魏西走路还有些踉跄,右臂不自然地垂落,但是她还是尽量快地挪到秦枫身边。

        走近了,魏西松了一口气,秦枫的身体微微起伏,应该只是晕了过去。

        魏西查看了秦枫后腰上的伤口,伤口比较平滑,应该是被河道里锋利的石头割出来的伤。

        担心秦枫呼吸不畅,魏西把秦枫的脑袋歪了歪。

        还有一个连钩漌,魏西抬起头重新搜寻,她们三个一起被决堤的湖水卷走,连钩漌不出意外应该也在附近。

        连钩漌那条鲜红的衬裤立了大功,魏西很是无语地用他衣服的下摆盖住了鲜红的衬裤。

        魏西正想把连钩漌弄醒,就看见连钩漌按着胸口的左手下面钻出来一个蓝团子。

        灵音身上的毛都湿了,它很不开心,看见魏西也只是叫了一声,接着就两腿一叉,一屁股坐在连钩漌胸膛上耍赖。

        魏西还以为灵音这小畜生凶多吉少,她伸手把灵音放到头顶上,后者看见湿漉漉的兜兜更不开心了。

        “咳...咳咳......扣”连钩漌把水咳了出来,惊魂未定的睁开眼睛,看见面无表情的魏西,他险些把水呛回去。

        “魏西?”连钩漌叫魏西的名字,魏西怕他看不清,缓缓地点点头。

        “这是哪?”连钩漌挣扎着起身,“能搭把手吗?”

        魏西指了指自己的右臂。连钩漌看了一眼就知道指望不上魏西了,好在他身上没什么大伤,只是额角破了,不耽误他从地上爬起来。

        “秦枫你看见了吗?”连钩漌已经认清了自己在魏西心中份量不如秦枫的事实,笃定魏西是安顿好秦枫才来找他的。

        魏西两人折回去找在趴着的秦枫,“她受伤了,需要止血。”

        说完魏西从秦枫腰上的布兜里翻出了秦枫准备的药,倒在她的伤口上。

        诚如秦枫所说,这药敷上痛的要死,褐色的药粉一接触到泡的发白的伤口,秦枫就抽搐了两下。

        在这种情况下,秦枫被生生疼醒了。

        一旁警戒的连钩漌暗暗心惊,想着自己身上这瓶药还是不要随便用了。

        “.......魏西?我们还活着?”秦枫失血有些多,加上在水里冻的时间太久了,她嘴唇都是青紫的。

        见她这样,魏西的声音放柔,“还活着,你受了伤,已经上了你的药。”

        “是好药,”秦枫也不知道是痛的还是冻的,浑身都在哆嗦,“我伤的重吗?”

        连钩漌伸着脖子看了一眼,看到那伤口确实不出血了,决定出了这鬼地方也要留着这药救命。

        “后腰有一指节深的伤口,没见骨头,敷了药便不流血了。”魏西知道这伤还不能要了秦枫的小命,便实话实说了。

        闻言秦枫有气无力的点了下头。

        “打断一下,”连钩漌趁机插嘴,“咱们再吹一会夜风,待会就要打摆子了。”

        他这话说的没错,瞧月亮就知道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

        而且三个人折腾成这个样子,不仅筋疲力尽而且都负伤了,若是再染上风寒,可真就是凶多吉少了。

        幸好决堤的湖水把她们几个顺着河道冲到了一处河滩。

        这处河滩卵石多,地势平缓,看起来像是水流不急的河段,也正是因为如此,三个人才被冲上了河滩。

        搁浅在此处的还有一些浮木。魏西和连钩漌穿着湿漉漉的衣裳捡了一堆。因着秦枫不好挪动,就把柴火堆放到她附近。

        秦枫身上的布兜子是唯一幸存的那个,里面倒是还有一个被水泡的面饼,只是火折子已经不能用了。

        连钩漌想自己钻木取出的不是火,大概率是明天的太阳。

        正犯着愁,魏西念了个法诀,十几个不大的火苗落在了木头上,点燃了火堆。

        菜归菜,用归用,到底是修仙者,连钩漌想到。

        有了火这个夜晚也就没那么难熬了。

        连钩漌本想让伤了手臂的魏西休息,自己守全夜。没想到魏西说天亮还要带着秦枫,他作为主力也要休息,最后两个人各守了半宿。

        天亮了,秦枫唇上的青紫已经消下去了,精神也好了很多。

        一个半干的面饼也喂不饱三个十岁多的孩子,三个人只糊弄了一番自己的胃,便出发了。

        “你那个兜子,下次多放点吃的,”连钩漌一边走一边想着三人失去的野鸡惋惜道,“都能放那么大一把弓了,不差那口吃的了。”

        秦枫那个伤口虽然止了血,但是走路还是有点困难,只能半靠在连钩漌身上,拄着他走。

        闻言秦枫咳了两声,无力道,“乾坤袋没保鲜的功能,放那么多都坏了。”

        “魏西,”秦枫心里有疑问,她看着左手拿着匕首的魏西问道,“我不懂咱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连钩漌想起昨天上半夜吊在石壁上的惨状,心底钻出一丝寒意,他从魏西的言语和动作中能猜出来点,但是听听也没有坏处。

        “石壁是手掌掌心,”魏西的声音也有些虚弱,应该是灵音饿了的缘故,“把我们拖过去的红绳是掌心的掌纹。”

        “把我们拖过去的红绳是能够伸缩的,但砍不断,”秦枫眼皮跳了一下,想起自己莽撞的一剑,魏西继续说,“被吊起来后,我们脚上的红绳不仅砍不断,而且无法伸缩。”

        “但是拴着玩偶的红绳还可以伸缩。”三人眼前都浮现出那些玩偶顺着不断伸缩的红绳爬下去的场景。

        “你的意思是,”连钩漌斟酌着开了口,“被吊起来的后,捆住我们的红绳相当于和那个手掌地形......长死了?”

        见魏西没有否认,连钩漌多了些肯定,接着说出自己的猜想,“所以你利用大玩偶和石壁拔河。石壁崩塌,我们能跑出去,要是大玩偶输了,我们也能争得一线生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