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修仙保命指北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轮流倒霉

第八十七章轮流倒霉

        魏西想过自己可能会被饿死,也想过自己可能会死在饥饿的流民手上,但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淹死。

        更别提死在堂口镇的河滩上,怕是秦枫和连钩漌也找不到她的尸身。

        三丈高的河浪打过来,魏西憋住一口气,右手狠狠地抓住高草,左手把雨伞插进河岸,背对着河浪,希望自己能挺过这一劫。

        河水先是砸在魏西的后背上,力道之大险些让她晕厥过去,她咬破了舌尖才没有晕过去,接着她整个人都被嵌进了水里,鼻子和耳朵里灌满了水。

        全靠之前憋的那口气,魏西才没有被浑浊的河水呛死。

        如此滔天巨浪,魏西拽着的高草根本无力抵抗,被河水从根部冲断,成为了洪水的一部分。

        魏西临时插进去的那把雨伞也被拔了出来,被河水冲走。

        魏西的心在绝望的嘶吼,她无声地呐喊:自己这条命,今天就要结束了吗?

        生死交锋,只在一念之间。

        就在魏西求生意志达到顶峰的那一刻,魏西手腕上钻出了两根迅速延伸的,这两根红绳不粗,但好像有意识一般捆在了那把出奇结实的雨伞上。

        在波涛里挣扎的魏西来不及惊讶,就看见那把雨伞卡在了河底的两块巨石中间。

        魏西当机立断,抓住一线生机,不管自己剧痛的手臂,站稳脚跟,迅速地往岸上走。

        为了保命魏西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洪水里的石头、树枝、泥块打在她的身上,她却顾不上了,只谈死死地抓住红绳,使出牛劲往岸上走。

        魏西差一步走到河岸,那把插在河底巨石间的雨伞终于撑不住了,魏西感觉到自己腕间红绳一空,殊死一搏,往河岸的方向扑。

        砸在泥地上的魏西不敢有片刻停歇,赶紧往远离河道的地方爬,爬了几下才终于站了起来。

        死里逃生的魏西看着咆哮奔流的涣河,一阵后怕,瘫坐在远离河岸的地方,身后是笼罩在暴雨中的堂口镇。

        魏西举起手臂,她的手是干惯活的一双手,手掌和手指上有一层薄薄的茧,手腕也是随父母的大骨架,并没有什么奇异之处。

        至少之前是这样的,现在她的手腕上各有一圈红痕。

        魏西对这红痕并不陌生,宝象城秘境出来后,她手腕上也有红痕,当时她只当是秘境里红绳留下来的痕迹,之后这红痕也确实消失了。

        如今这红绳从自己的手腕钻出来,还像秘境里一般活物一样的伸缩,魏西也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眼下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河底的坑底以前分明埋着一具修士的骸骨。

        魏西虽然不懂这骸骨如何能产黄金,不过程县丞之前说“不就是个修……”,因为雷声,魏西没有听清后半句,但结合蛛丝马迹和孙籍的讲述,那副尸骸十之八九是那个乞丐修士的,他死后被程县丞扔进了涣河产黄金。

        现在程县丞赖以生存的尸骸不见了,他自然要再找一副。

        正好送过来了两个,魏西要赶回县衙,保住秦枫和连钩漌。

        魏西浑身湿透,肋骨断了两根,浑身都疼,幸好她的腿没断,还能赶回县衙。

        灵音扑棱着翅膀栽进魏西的怀里,魏西勉强接住了它。方才魏西下水前让灵音飞起来,这才保住了灵音的鸟命。

        这雨还在下,魏西怀里的乾坤袋还好好的,魏西从里面摸出了另一把雨伞,她睫毛被雨打湿,扎得眼睛难受。

        只是她现在浑身都难受,鼻子被呛得酸甜苦辣咸一应俱全。

        魏西带着灵音钻进了堂口镇,因着县衙起火连着暴雨,堂口镇的大门居然无人值守,魏西顺利回到了镇上。

        县衙却是不好进,魏西不好硬闯,只能忍着肋骨处的剧痛,拿出飞爪翻墙过去。

        这时候天都快亮了,正是人精神困倦的时候,护院大都在那里收拾魏西放火后的断壁残垣,魏西运气不错,避过了县衙的兵士和护院。

        魏西按照之前秦枫说的大概位置,找到了客房,她理了理衣裳,推开一扇门,里面鼾声如雷。

        虽说进错了屋子,魏西准备好的修辞也没用上,她关上这扇门,继续推下一间。

        正好撞见了团团转的秦枫。

        “魏西!”秦枫如蒙大赦,她指着桌边的一滩水,急道:“连钩漌不见了!”

        “连钩漌淋了雨,我让他在客房里处理,自己去打探消息。等我回来,屋里就没了他的踪迹,剩下打翻的茶具还有这滩水。”

        魏西心里只说糟糕,自己还是回来晚了。程县丞果真冲着秦枫和连钩漌来的,只怕是不敢惹秦枫,正巧撞见连钩漌淋了雨,身体虚弱,根本无法反抗。

        妈的,可算让他们捏到软柿子了。

        魏西心里再担忧,也只能维持镇定,不然秦枫只会更慌乱。

        “连钩漌淋了雨,入画的本事使不出来,应当是被程县丞他们带走了。”魏西稳住秦枫心神。

        “涣河里修士的尸骸不见了,程县丞应当是要抓连钩漌过去填上那个坑。”

        闻言秦枫抓起告寒就要去找程县丞,魏西扯住她的袖子,“我刚从涣河回来,没见到程县丞,我们得换个方法救连钩。”

        秦枫又急又悔,她也没有头绪,下意识去问魏西,“那我们怎么办?”

        “他们应当是走了别的路,”既然已经料定连钩漌被被程县丞的人带走了,落后他们的魏西只能去涣河截他们。

        情急之下,秦枫灵光一现,她大声道:“那个老吏!他是程县丞请来作陪的,之前在府衙给算官当吏的,他有可能知道程县丞的底细!”

        说完秦枫带魏西去隔壁找那个老吏,魏西一看正是自己找错的那间客房。

        魏西没有时间磨叽了,她把茶壶里的冷茶泼在床上鼾声如雷的老吏脸上,一边喝住下意识想要去擦水的秦枫。

        老吏陡然惊醒,正想骂,就看见一个长相阴郁、阴沉着脸的小孩把茶壶扔到一边,拿起了匕首,

        老吏酒醒得不能再醒,正想求饶,就听见魏西说:“你们的事府衙已经知道了,万剑宗和府衙的人马上就到,现在程县丞走了我们不知道的路,你想生还是想死?”

        想到自己帮程县丞做过的假账,老吏面色如土,魏西也是占了个老吏喝醉了的便宜,不然这一通恐吓不一定能拿住这个老吏,少不得动用些天道见不得的手段。

        老吏哆嗦道:“仙师饶命!我选生!我知道程县丞的密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